当前位置 :
南方奥德赛
 更新时间:2024-06-23 18:58:35

南方奥德赛

南方奥德赛

作者:宋石男

十岁那年秋天,每个周末我都与大我三岁的姐姐去市里看父亲。

当时五通桥到乐山只有8路公交车,破旧得像是用死人指甲造成。而且总是异常拥挤,有时姐姐不得不挤下车,把我推上车后,她再上去。有次公交车夹住她半个身子,门都关不上,还往前开。我们大声叫嚷,司机才开门放姐姐进来。

我们应当在乐山城里的新村下车。妈妈提醒姐姐:“不要在旧大桥那个‘不打针不吃药驱除蛔虫’的广告牌下,要在广告牌过后的那站下。”于是姐姐一看到那个广告牌就紧张,不知道是否该下,有时脑袋一炸,就带我下车了。下错车问题也不大,走几百米就是新村,但姐姐每次下错车后,又带我走错方向,绕乐山城大半再到新村,至少多走五六公里。

开始我还愿意走,听“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一类从服装店里飘出的流行歌曲,看城市里各种新鲜的东西,小汽车、霓虹灯、宾馆、时髦女郎……走上一小时后我就不干了,用手挠街边花园的栏杆,越走越慢,直到紧拽栏杆,耍赖不走。姐姐讲道理是没用的,我一听她讲道理就使性子,把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到花坛上。

姐姐只好去街边小店买金币巧克力。金色锡箔纸包装的巧克力,印有金币徽记。两毛钱买小号的,五毛钱买大号的。我一般舍不得咬,用舔。小号的可以舔半个小时,大号的可以舔一个小时。舔光巧克力,我会把糖纸收好,没事时掏出来耍。

周日下午坐车回去,我在牛华下,姐姐则坐到终点站,在夜色中穿过小巷,拐入跃进街,回到职中。

老路经常上演史诗般的堵车,一堵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次返程遇到堵车,我们坐的车调头回乐山,乘客坐另一部车去五通桥。车上人多嘴杂,姐姐没搞清状况,说跟着售票员准没错。结果车往乐山城开,姐姐着急,大叫停车,拉着我就下了车。

天快黑了,站在寂静山岭,车流缓缓掠过我们。月亮像巨人的独眼一样悬在半空,月光洒在我们身上就像诅咒的唾沫。我们往前走了一会儿,天黑尽了。夜风像心术不正的老人一样吹着我们。姐姐紧紧拉住我的手,快要哭出来,却还不断安慰我,说下次给我买金币巧克力补偿。

我们高一脚低一脚走着,农舍越来越少,树木也沉沉睡去。姐姐停下来,冲每一辆驶过的车招手。终于有辆卡车停下,问姐姐情况,然后让我们上车。我一上车就睡着了。半梦半醒中,到了外婆家门口,姐姐送我进去,又坐那卡车继续回五通桥。

姐姐叫宋石莲,因为爸妈恋爱了十年才结婚。我本来叫宋实难,因为爸妈觉得带我们实在艰难。后来三伯说这个名字太倒霉,才改成宋石男,像石头一样坚强的男子汉。小时候我和爸妈一起睡的大木床上,有爸爸手绘的兰花和莲花,找木匠上漆上色,很是漂亮。妈妈说兰花就是石男儿,莲花就是莲妹儿。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哪儿是天堂
下一篇 : 贪玩的小花猫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