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泄题
 更新时间:2024-06-23 18:13:01

“小耿子,来无愧湖,我有事求你。”

泄题

“啥事啊,还让贾哥用个‘求’字?”

“来了就知道了,快点啊,老地方,我等你……”

还没等耿迪接话,那头就传来了占线的声音。

耿迪不解地按掉手机,犹豫的看着自己的高数辅导书。要知道,后天耿迪就进入正式的期末考试了。大学的学习和考试跟高中有着天壤之别。高中考试之前该学的东西早就重复了不知几遍了,考试期间只要调整好心态就行。而在大学,平时大家因为各种原因,并不怎么学习,只是到了最后一个月猛补,成败都在这最后一个月。所以,大家都对这段时间相当珍惜。耿迪也是一样,还有好几门课程没有复习好呢(说复习不如说是预习,因为那几门耿迪连课本都没翻过一遍)。若在平时,任何的邀请,耿迪都会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可是老奸巨猾的贾庆不等自己说完就挂了电话,再加上贾庆平时对自己着实不错,令耿迪无论如何都不能逃脱这次应酬。

贾庆比耿迪大一届,和耿迪是老乡,在外地,老乡见老乡分外亲,就这样,因为一次老乡会,贾庆和耿迪认识了。但两人并不是一个专业,贾哥学电气,耿迪学的是土建。或许是大学自古以来传下来的习惯,也或许是贾庆觉得帮助别人会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和成就感,因此,耿迪确实得到过贾庆不少的照顾。

无愧湖是校园的内湖,说是湖,其实也就是个小水池。因为民国时曾被某个将军题字“光明磊落,问心无愧”因此得名无愧湖。无愧湖不大,但不大的湖水岸上却栽满了柳树,夏日炎炎,柳树下却如开了空调一样,不仅凉爽,空气还很清新,是大学生自习和恋爱的圣地。耿迪从来不在那里自习,因为湖边的小情侣很放肆,不仅打情骂俏还动手动脚。每次耿迪从这里经过时,都要不屑地说一声“败类”。这次来无愧湖,不知怎的,耿迪总有些许的尴尬。

还没走到湖边,老远就看见贾庆招手。

“还是小耿够哥们,百忙之中仍抽出空来看老哥。”

耿迪哼了一声,心想:你也知道我忙啊,知道我忙还让我跑出来,求人办事不自己主动来找我,真是半点人情世故也不懂。嘴上挺甜,你电话里神神秘秘不清不楚,我能不来找你吗。想到这里,耿迪心里有些愤愤,所以不冷不热的说:

“快说什么事吧,我还要回去复习高数呢,否则我挂科了可要拿你是问,你也知道高数不好学。”

贾庆好像猜出了耿迪的心思,打哈哈道:“凭耿老弟的智商,哪需复习这么长时间,考试之前看看就能名列前茅。”贾庆拍拍耿迪的肩膀,“你肯定埋怨老哥有事找你,为何还让你跑来跑去。不是老哥在兄弟面前摆臭架子,真是有些事情在自习室不好说,你要是埋怨老哥,今晚这饭老哥请了,就当赔罪。”贾庆一边说,一边把耿迪拉到一个僻静的所在,耿迪更老大不舒服了,好像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似的。

不过,贾庆的话还是让自己收了些许怨气。其实耿迪也没多大怨气,再加上贾庆这么体己的话,倒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太过小心眼了。

见耿迪怒气一消,贾庆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

“你刚才说你在复习高数?其实今天的事还真和高数有点关系。你知道,你贾哥平时懒散惯了,学习耽下了不少。去年我高数挂了,今年补考,但我从去年挂科到现在一点也没看过高数,水平只能比去年差不会比去年强,所以今年考试必挂无疑。”

“老哥,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到了大学也不能搁下学习,就算你平时不学,那考试之前也该用用功吧,凭你老哥的智商混个不挂科,那还不是小儿科。天天在宿舍泡游戏、泡妞、泡面……”一说泡面,耿迪和贾庆都笑了。贾庆知道耿迪先前的不快全消了,接着说道:

“耿老弟,你就消遣你贾哥吧,连‘泡面’都成我的不良嗜好了。好了,不说闲话了,我也知道你时间紧。是这样,我不想总是挂科,否则毕不了业,父母那里没法交代,对我自己更没法交代,对你嫂子更更没法交代……”

“行了,行了,一会儿连对党和国家都没法交代了,有啥事就说吧,跟老弟面前还支支吾吾个啥劲啊。”耿迪想贾庆平时一直很直爽,怎么今天罗里罗嗦的啊,若在平时也就算了,但现在自己惜时如金,不想跟他这里耗时间,所以打断了他的话。

“行,我直说了吧。你知道,咱们每年的高数考试题型都差不多,都是五道选择,一道……我哥们给我整了一份去年的考题,我想,我现在要学高数也来不及了,我只想把每道类似的题背一遍,到时候瞎往卷子上一填,老师肯定每道题都给我点辛苦分,再加上平时成绩,我想我就能蒙过了。而且我觉得,你现在正在复习高数,多做题也没有坏处,从这一点来看,我也不算耽误了你的学习时间。”贾庆竭力想证明自己并没有给耿迪的复习带来多少的坏处,反而好像耿迪自己捡了便宜似的。

耿迪本想嘲笑一下贾庆,但看他一本正经,不愿拂了他的意。再者,自己也听说过类似贾庆的这种情况,当时那人不仅过了考试,还得了优秀。于是答应道:

“好吧,我看看去年的考题。”

贾庆小心翼翼的拿出那份题,挪了挪身子,好像在遮挡什么。耿迪笑笑,不就是去年的考题嘛,何必这样藏藏掖掖,这个贾庆真是谨小慎微,过于胆小怕事。

耿迪自忖高数学得很好,一来自己比较喜欢这一科,上课时听得很认真,二来高数的辅导书、课后题做得很多,但是贾庆给的这份题做起来并不十分顺手。难怪贾庆去年会挂科,即便自己考去年这份题也不会得高分。耿迪边对着答案边算,做完题时已是满头大汗。当耿迪把题交给贾庆时,贾庆如获至宝,欢天喜地,但随即镇定下来,若无其事的将卷子放进书包。对耿迪说,走,哥请你吃饭。

耿迪看着贾庆的这些行为感觉好笑,不就是一份卷子嘛,至于这么高兴吗,但转念一想,这份卷子或许能帮助贾庆过了这一科,贾庆自然高兴。想一想贾庆素日对自己的照顾,这点回馈其实也不算什么。

(二)

复习了一天下来,耿迪的头都要炸了。回来的路上竟碰见了魏二,魏二在家里排名老二,再加上这个人平时办事比较二,大家都叫他魏二。魏二径直走向耿迪,把胳膊搭在耿迪肩上,耿迪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魏二,但又不好意思甩掉他的胳膊,只能将身子向旁边避了避。他强打欢笑,说道:

“呦,老二怎么今天复习到这么晚,是我眼拙看走眼了吗?”

“瞧耿哥说的,许你们拿奖学金,都不许我们考过了是吧?

耿迪知道自己说得过了,稍有歉意。

“呵呵,倒不是那个意思,是谁经常说不在乎成绩,只要考试时作作弊,老师逮不到就过,逮到了自认倒霉,平时用功纯属浪费时间?”

虽然耿迪稍有歉意,但嘴上并不相让。他知道,魏二向来比较能装,他看到别人上自习总要奚落一番,然后发表自己的上学无用论,可是谁都知道魏二比谁都能学,在宿舍常等别人走了,就拿出书来学习,一有人来,马上打开游戏界面玩游戏,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是不管魏二如何拼命学习,成绩也只是平平。耿迪最瞧不起这种明里一套暗里一套的人,所以见了面都是远远躲着,谁知道今天这货竟然主动跟自己勾肩搭背。

“说实话,谁不在乎成绩呢,别看我魏二好像对成绩不在乎,那是因为我自知智商比别人低,如果让别人知道我对成绩很在乎努力去争取最后反而得不到,不是让人笑话嘛,我也是有尊严的人啊。”魏二边说又边向耿迪凑了凑。

“打住,你这就叫有尊严啊。每个人资质不同,强项不同。有的人适合学习,有的不适合,所以可能付出和回报不成比例,但只要为自己目标努力了,都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一味隐藏自己反而奚落别人学习这叫有尊严吗?”耿迪反问道。

其实耿迪听了魏二前半段话,觉得他挺真诚,那几句确是肺腑之言,但最后几句越听越不是味,甚至为魏二的死要面子活受罪而替他可怜,所以反问中少不了讥讽的口气。

魏二知道耿迪的这几句话是大家伙憋在心里的话,只是没人点破而已,今天耿迪竟然毫不顾忌自己的面子说了出来,内心不知有多大火气要往外冒,但他想今天还有事没有办成,于是仍陪笑道:

“耿哥说的是,耿哥这几句话真是醍醐灌顶。所以,我要向耿哥学习,耿哥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看今天我就跟了你耿哥一天。”

“你跟着我干什么?”耿迪吃了一惊,想到今天竟然被这个猥琐的人瞄了一天,就很不舒服。他环顾四周,好像现在还有人在跟着自己似的。

“耿哥你这么吃惊干什么,好像你干了什么亏心事怕被我发现似的。”魏二马上转移话题,朝耿迪凑了凑道:

“耿哥,你认识贾庆吗?”

“我有什么亏心事啦,你这是什么意思?贾哥我当然认识了,我们是好哥们。”

耿迪显然听出了魏二话里有话,但是想自己哪里做过什么亏心事,并且就算做过,也不会被他抓住把柄啊。听魏二的口气,这亏心事似乎跟贾庆又有什么关系,真是迷雾重重,莫名其妙。本来耿迪对魏二就没什么好感,此时魏二皮里阳秋的一段话,更让耿迪感到他丑人多作怪。

魏二仍是满脸堆笑,道:

“耿哥堂堂正人君子,当然没做过亏心事啦,是我做了亏心事行了吧。说实话,我今天跟踪你……不,不,你先别动怒,先听我把话讲完。我今天碰巧看见了你跟贾庆在一块。”

“那又如何,贾哥待我亲如手足,我对贾哥也是很敬重,我说你能不能少管点闲事啊。我跟贾哥在一块碍防到你啦?”

耿迪说完,心里一股无名怒火,这孙子跟踪自己不说,还关心自己的私事,于是侧身甩掉了魏二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你当然得敬重他。”魏二哼了一声,“我可听说贾庆是电气学院的,而且还大着你一级……”

耿迪真是觉得此人无聊之极,懒得再跟他讲一句话,冷笑几声,加快步伐。魏二并不甘心,猛追几步。

“耿哥,走这么快,莫不是怕了老弟了吧。”

“我怕你什么?”耿迪为避怕他的嫌疑,故意将步子放慢,心想这家伙定有什么要紧事,而且不利于自己,且听他说些什么。

“可是耿哥,我听说贾庆平时不爱学习,所以,所以他去年高数挂了。你怎么又急了,听我说完。我又听说,他们学院高数老师今年退休,为表示对亲爱的同学们的谢意,所以今年将高数题泄给了他们。你知道,高数课属于统考课,所以咱们两个学院的高数题肯定一样……”

“你是怀疑贾哥将今年考题泄给我了?”耿迪到现在才明白魏二绕来绕去竟然为说这么件事。虽然自问没有做过亏心事,贾庆给的只是去年考题,但魏二满嘴胡诌毕竟让自己怒不可遏,言语中虽是反问,但近似怒斥。

“泄没泄给你,我不清楚,但贾庆和你这么好的关系,我就不信他今天没有给过你题或是让你做过题。”

魏二的话就如一瓢凉水,让耿迪凉了一截,他的话真是无法回答。若说贾庆没给过自己题,那是睁着眼说瞎话,若说给过自己题,魏二一定瞎猜,肯定不会认为那是去年考题,多半还会让自己拿出来对质一番。而且听魏二的话,他已经跟了自己一天,贾庆给自己题肯定也被他看到了,想否认也是决计不能,只能欲盖弥彰。若在平时,以耿迪的脾气早跟魏二干上了。但耿迪忍了忍,想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魏二那张嘴将今天的事添油加醋的对别人一说,难保会有几个人会信他的鬼话。

其实耿迪心里隐隐觉得魏二的话大多数人宁可相信。在大学这几年,耿迪算是看透了,这里就是一个小社会,大家表面上和和气气,背地里勾心斗角,跟自己利益上有点冲突的人就想方设法弄倒。今天如果魏二对别人讲有人对耿迪泄过题,耿迪私心很重没有跟大家分享。即便每个人都知道魏二说谎,但他们肯定在背地里将这件事当做事实传来传去,直到把耿迪整臭,直到他再也翻不过身为止。耿迪一想到大家会因为这个误会而看低自己,那自己以后真没法在大学里混了。所以,他想听听魏二到底想怎样。

“他是让我做过题,可是那是去年的考题。”

“去年的考题,哈哈,笑话,耿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也敬重你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如果换做别人,我早就将这件事捅了出去。我知道耿哥本来也没有想独吞这套题,这样吧,你把原题告诉我,我保证不再告诉第三人,只有你知、我知,如何?”

耿迪知道魏二在威胁自己,他知道今天如果不告诉魏二题地话,他肯定会在背后中伤自己。可是想到自己做什么事都光明磊落,却受制于这等小人,咽不下这口气,再者说清者自清,也不怕他乱嚼舌根。心里一横,说道:

“我说过了,那是去年的试题,如果你再在这里啰嗦的话,我的拳头可不想啰嗦。“

“好,好,耿迪你威胁我,哼,哼。”魏二气愤的走了。

“也他妈不知道谁威胁谁,龟孙子。”

(三)

耿迪回到寝室,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起来,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老爸,这学我不想上了。”

“干嘛,又不是供不起你,你老爸还等着你考硕士、博士回来呢。你老爸、老妈都没上过大学,全家就出你这么个大学生,还是名牌大学大学生,街坊邻居别提多羡慕,你敢不给我上。”

“老爸,您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大学生含金量下降,街上一抓一大把。而且大学生自己又自甘堕落,认真学习的有几个,老师也跟着学生一起糊弄,招聘单位越来越不承认大学生的学历。”

耿迪越说越气愤,其实他最想说的是有些老师,为老不尊,竟然向同学们泄题,这样一来,平时努力学习的反而不如弄到试题的,于是大家荒废了学业,一门心思想弄到试题。另外,除了泄题外,大学考试还有种种黑幕。比如考试成绩下来了,有些人感觉考得不好,或送礼,或威吓 让老师给自己改成绩,以这些不正当方法成功的学生不在少数。

耿迪来大学之前真没想到这里竟是这样乌烟瘴气。刚才只是跟父亲说说气话,想到这里耿迪还真有些退学的念头了。

“耿迪,你知道现在在社会上混有多不容易啊,大家为一点利益拼得死去活来,有一点权利也要发挥得淋漓尽致,爸不想让你这么早出来受伤害呀。爸就想让你读大学,读博士,越高越好,做一个研究型人才,这样才能避开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啊。”

听了父亲的话,耿迪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挂了电话,更是不能入睡,晚上越来越热,再加上心里烦躁,干脆下床,打开台灯学习,不知不觉竟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四)

第二天来到教室,耿迪感觉有些怪怪的,自己习惯坐的位置周围都没了人,仿佛大家在躲避瘟疫似的。耿迪怒从心生,想这肯定是魏二干的好事,恶意诽谤自己得到了考题却不和大家分享。虽然早已料到魏二会这么做,但魏二真这么做了,耿迪还是无法忍受。斜眼向魏二看时,魏二得意的翻着书,混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本节课是小班上课,故没有别的班的同学,所以课后班长决定给大家开个小会。

“同学们,咱们明天就要正式进入考试了,我知道大家准备得很辛苦,但是我相信,咱们班一定会取得好的成绩的。因为咱们班很团结,大家互相学习,有什么都相互分享……”

本来像这种会耿迪只是装装样子,并不怎么在意,但最后,班长似乎瞄了自己一眼,那眼神里包含什么?恳求?鄙夷?冷漠亦或是别的?

“相互分享,相互分享……”耿迪默念着这几句话,是了,班长肯定也听信了魏二那混蛋的话,想让我交出来大家一起分享那份试题。

呸,老子做事光明正大,你们爱怎么想怎么想。

(五)

“听说耿迪跟贾庆关系很好”

“可不是嘛,他们俩黏在一块,整个一断背,哈哈哈……”

“你说,耿迪平时看起来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这小子真能装。”

“话也不能这么讲,谁不愿意自己考个好成绩,其他人都考不好呢?你老孙上次不也是藏着掖着试题最后被我们发现了你才肯交出来了吗?”

“哎,怎么说着说着说到我头上来了,那都什么年代的事啦,你那回不也是假传考试内容,让大家没命价地背,最后呢,狗屁不是。”

“我不是也被骗了嘛,我以为是原题,我也是好心。好了好了,咱说正事,听他们宿舍的说,他昨晚趁大家都睡着了,偷偷起来,八成是做那份题去啦。”

“真的吗?那他们宿舍的肯定偷偷看过题啦,你想啊,毕竟一个宿舍的亲。他们还故意泄露这么个信息,好像他们不知道那份试题,以此来洗清自己的冤屈,这帮孙子。”

“我猜也是,他们说耿迪自己偷偷做题,他们自然看不到,这样骗咱们,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嗯,嗯。”其中一人捅了捅旁边那人,示意不要说了。耿迪不愿再瞧他们一眼,悄悄走开了。

他初时还觉得清者自清,不会有什么事,但大家都这样议论自己,看来事态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更让人心寒的是,自己宿舍的人也不相信自己,竟然偷窥自己的生活。说偷窥也不恰当,大家同住一个宿舍,谁还不知道谁干了点什么。但一想到他们居然将自己干了什么对别人说,凉意就从心底升腾起来。难怪今天同宿舍的没有叫自己一同去食堂吃饭,他们是在渐渐疏远自己。莫名的,耿迪心头的一个信念强烈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信念一时还说不清楚。

(六)

中午,耿迪舍不得休息,吃完饭便去自习室。这时在自习室的还有班里成绩最好同时也是最用功的闵昕。耿迪感觉跟同班同学见面不打招呼未免不礼貌,于是笑笑,态度谦和地道:

“自习呐。”

“是啊,咱又不像某些人吃了安定片,咱得努力啊,咱得靠自己啊。”

闵昕含沙射影的一句话,让耿迪心里更不是滋味。本来想解释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捡了个位置,一屁股做了下去。

“哎,耿迪,其实我要像你,我早就回去睡觉了,何必在自习室里受罪啊,我真是想不通。”

“像我什么,我跟别人又有什么不同?”耿迪虽然知道闵昕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有什么不同,非让我戳穿了,你面子上好看吗?我真是看走眼了,平时见你说话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以为你是什么好人,谁知道连魏二也不如,他再二,也比你诚实。”

闵昕拿自己跟魏二相比本已气愤,言下之意,竟觉得自己和魏二一样二,并且没有魏二诚实。耿迪往常也没觉得这个女子尖酸刻薄,只是觉得她比较爱学习,跟大家好像是两个星球的人,是一个不闻人间烟火的人。这次她一定是气急了,所以开始“闻”人间烟火了。作为一个好好学生,耿迪最了解这类人的心思了,他们对泄题的人和行为深恶痛绝。当下也不答话,只是茫然地看着远方。

“怎么了,西洋镜拆穿了,害怕了?”闵昕并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更加咄咄逼人。

“我说,你有没有意思,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小黑泄题你也没这么大的反应啊。恨,你是怕我对你的成绩有所威胁吧?”

虽然这样说先承认了自己真的有题,但耿迪宁可舍了自己的清白,也要揭发闵昕的虚伪。

“是吗?可我怎么不觉得我有那么可耻啊,如果因为小黑泄题,我就泄题那么我觉得自己很可耻。哼,耿迪,你会为今天的事后悔的。”

“后悔,后悔,我自问问心无愧。”耿迪再也忍耐不住,刚才的话竟如吼出来的一般。闵昕也被吓了一跳。

“你们出去吵好不好,这里是自习室。”其他的同学实在忍不住了,喊道。

耿迪本拟摔门而去,却被闵昕抢了个先,心里更加窝火。思前想后,耿迪越来越委屈,不就是去年的题嘛,大家为什么这样,尤其是闵昕,那么温柔一女孩,这次竟为了莫须有的罪名骂了自己一顿。耿迪感到很奇怪,这件事魏二做得最过分,为什么自己对他恨不起来,却如此恼恨闵昕。看来自己心里也有小九九,闵昕毕竟是自己学习的劲敌,而魏二再怎么说跟自己也不是一个档次的。耿迪啊耿迪你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这时耿迪心中那个信念更加强烈了,而且他终于知道是什么信念强烈了起来。

(七)

“别着急,来,喝口茶。慢慢说。”导员边说边递过来一盏茶,茶香四溢。

“老师,我也不想多说了,我就是要退学,您劝也没用。”耿迪态度坚决。

“你的事我也知道一点。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你还是一个很好的学生嘛。”导员往椅子上一靠,淡淡地说。

什么?导员早就知道了吗?怎么消息这么快,是谁传的信儿?是魏二?不会,他想得到那份题,肯定不会让导员知道有人泄了题。那么肯定是怕泄题的人告的密,那最有可能的就是闵昕。是了,刚才闵昕说什么让自己为今天的事后悔,肯定是她。她太也狠毒了,在导员这里嚼舌根,导员平素又比较偏爱学习成绩好的,那我是有理也说不清,谁还能相信我,相信那是去年的考题呢。

刚才老师那句话不是明摆着有人向我泄过题嘛,“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什么啊,这事不能这么完。于是,耿迪决定先将自己退学的事放在一边,一定要先给自己洗清冤屈。

“老师您听我说,那是我一个学长给的我去年的考题。”

“我知道,教授们德高望重,肯定不会泄题的,他们想冤枉你,老师不会上他们的当。怎么样,先回去复习吧,学习才是第一位的啊。”说着,导员站起来,走过来轻轻地拍了拍耿迪的肩膀,脸上带着常有的微笑。

听了导员的话,耿迪差点哭出来,终于有人相信自己了,还是导员明智,要是班里同学有导员一半聪明自己也不必受这无名的冤屈了。

耿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但后来退学的事只字未提。

在路上,耿迪思前想后,又隐隐地感到有些不对头。刚进去时,导员明明说“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说这句话明摆着她已相信有人向自己泄过题了。可是后来的话怎么又完全相左?什么叫 “教授们德高望重,肯定不会泄题”,教授们泄题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难道导员不知?导员竟以这个原因而排除有人泄题未免太假了吧。

哦,原来是这样,耿迪一拍脑门儿,终于想通了。处在导员的位置,她必须有自己的考虑,如果导员关于有没有人向自己泄题的事处理不当,从而得罪了那个泄题的教授,这对谁也没有好处。表面看来,导员是在完全回护我耿迪,实际却是在回护教授,回护她自己。而且,这样一来,耿迪肯定会对导员感恩戴德,导员捡了个好人做做不说,耿迪也决计不会再跟导员提退学的事了,真是一石三鸟。想到导员只是因顾全大局才原谅自己,一肚子酸水不知何处倾吐,觉得这个世界上不再有人信任自己了。

路上,耿迪拨通了一个电话……

(八)

“贾哥,你告诉我,今天你让我做的那份题,是去年的题还是今年泄的题?”这件事事关自己的清白,所以耿迪一定要问个明白。昨天他就感觉贾庆有些不对头,总觉得他在躲什么。

“啊?这个,额,我不是说了嘛,是去年的题,呵呵,怎么了?有人问你了?”

耿迪感到贾庆吞吞吐吐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但贾庆再次明确告诉自己那份题是去年的试题,耿迪究竟放心了一大半。

“贾哥,谢谢你啊,呵呵……”耿迪决定用这模棱两可的话再试探一番,没想到那边说道:

“呵呵,老弟,你都知道啦,咱俩这关系,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第三个人。虽然这份题,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因为我只求过,别人爱考什么样跟我没关。但老弟还要跟别人竞争……其实昨天我之所以说那份题是去年的题而不敢承认是今年考题,是我怕你那牛脾气知道是今年考题肯定不做,没想到老弟现在终于深明大义啦,哈哈……”

耿迪憎恶地按掉手机,内心说不出的恶心。贾庆说的对,耿迪如果知道那份题是今年考题,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看来自己被贾庆给涮了。其实不是耿迪有多正直,而是他比较看重自己的尊严,如果靠这种卑劣的手段得高分,耿迪觉得是堕了自己的身份。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今天你让我做的那份题,是去年的题还是今年泄的题’、‘贾哥。谢谢你啊’”魏二只是重复这两句话,得意之色溢于言表。耿迪最恶心这种偷听别人电话内容的人,并且这通电话魏二听了对自己更没好处,看来这回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耿迪啊耿迪,你竟然栽到这么个鸟人身上。

只见眼前一黑,魏二已被耿迪一拳打在脸上,跟着满眼金星。魏二惊惧地看着耿迪,他虽然惧惮耿迪勇猛,但没想到耿迪会出手。因为在大学里打架后果是很严重的,甚至会毁掉自己的前程。魏二看着耿迪一步步走来,只见他双眼布满血丝,面露凶光。耿迪一把抓住魏二的领口,魏二丝毫动弹不得,满拟了一堆求饶的话,没想到耿迪先说话了:

“我给你一样东西。”

“耿哥,我不要了,我知道我错了。”

“我说给,你就必须要,否则你把我说话当什么了,当放屁吗?”

“是,是,是……”魏二感到自己说的不对,忙改口,“不是,不是,不是……”

耿迪年轻气盛,刚才突然失去理智,给了魏二一拳,当时就后悔了,要是这孙子到导员那里告状该如何是好,但打已经打了,无法挽回了。再者说,刚才的电话也被这孙子听见了,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最终耿迪做了个决定,把题泄给魏二。让耿迪做这个决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耿迪要报复闵昕一下,你闵昕不是清高吗,你不是最瞧不起魏二吗,我今天就把题告诉魏二,这次高数题这么难,闵昕你肯定考不过魏二。开始耿迪觉得自己特小人,但后来想想闵昕的所作所为,她鄙视自己,到导员那里告状,这些都让耿迪气得牙根痒痒,所以耿迪泄题也就泰然了。

耿迪当下不说什么,将原题按着记忆复写了一遍,魏二看着这些题又惊又喜,当他得知这些题果为原题时,高兴得快叫妈了。虽然脸上被耿迪来了一拳,但想到自己为得到这份题而做的努力终成正果时,魏二自是欣喜大于郁闷了。

“耿哥果然够哥们,你放心,这题我肯定不会传出去。哎呀,你瞧我怎么净瞎说八道啊,我平时努力学习,考试肯定考个好成绩,考一百分也跟耿哥一点关系没有,刚才来时一想到自己能考个好成绩过于得意忘形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脑袋摔青了,呵呵,见笑了。”

耿迪一点也不想再看见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扬长而去。后面魏二还在叫喊,耿哥是个堂堂正正之人,他们如果再说耿哥坏话,我肯定堵住他们的嘴。

(九)

第二天再到班里,同学们见到自己时竟是满脸堆笑,过于亲密,只是闵昕还是老样子,爱答不理的,有时飘来的眼神中也能体会到鄙夷之色。耿迪心想魏二这家伙确实厉害,不知他对同学们说了些什么,大家竟然转变得这么快。

其实,当从贾庆那里得知那份题就是明天的考题时,耿迪本拟告诉全班(他平时一直都是这样,别人泄题一般不理会,当自己不小心知道了题,肯定不会私吞,他会让大家都知道,这样竞争才够公平),但转念一想,这样一来,大家更认定自己之前是在说谎了,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晚上,宿舍长黄黄说请宿舍哥们吃饭,为明天的考试助阵。耿迪这时才感到一丝暖意,终究还是宿舍哥们亲,那天他们向其他同学说自己晚上“行踪”的事也就不以为意了。去饭店的路上大家跟往常一样有说有笑,有时讲点荤段子,看来大家真又拿自己当兄弟了。

酒过三巡,有人舌头就大了,说话浑不似先前。耿迪倒是“酒精考验”之人,这点酒奈何不了他。

他知道这时该有人扯到正题了,因为像这样的饭局(既非生日又非庆功)大家应该AA制,今天社长却自掏腰包,那他今天必然有事。

没想到第一个发言的不是社长,而是心直口快的奇奇。

“耿哥,今天你把魏二揍得不轻啊,这孙子媚上压下,反复无常,早就该揍,耿弟,揍得好。”

“一会儿哥,一会儿弟的,你喝糊涂了吧,魏二那是耿哥打的吗?明明是魏二自己摔的,他自己都承认了。”这一位便是能言善辩的洛洛。

“放屁,摔的还是被打的我还看不出来,你当我是傻B啊,魏二得罪了耿哥,耿哥出手揍了他,是爷们,不像某些人,指鹿为马,明明瞧着是被揍得,还说是摔的。”

“你说谁放屁?你说谁指鹿为马?”说时洛洛竟拍桌而起。

“就说你放屁,怎么招,是不是想效仿魏二啊?是不是脸上也想来一拳啊?”

不知两人怎么突然话不投机,言语间两人就要动起手来。

耿迪知道魏二被打,想瞒也瞒不住,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宿舍的,这点事不如认了。

“是我打的。”耿迪声音很平静也很低沉,但大家都听得见,整个包间瞬间寂静了下来。

“呵呵,耿哥够英雄,敬耿哥一杯。”奇奇说完,大家恭恭敬敬地敬了耿迪一杯。

“耿迪,有件事我很不明白,为什么魏二被揍了,还那么高兴,到处说你好话,说原先冤枉了你,对不住你。哦。肯定是被你打怕了,胆小心虚。”社长黄黄好像在跟自己说话似的,有问有答。

耿迪想,没给魏二题时,他说我被冤枉了,给了他题,我反而澄清了冤枉,呵呵,到底我是冤不冤枉。

看看周围宿舍这帮哥们儿,仔细琢磨他们的话,耿迪这时才缓过神来,这顿饭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且自己稍有不慎,说不定就会堕入他们的陷阱,一种莫名的恐惧盘旋在心头。但耿迪想他们不至于会“那样”。耿迪想我不能一上来就落了下风,我必须后来居上。

“恨,魏二背地里说我坏话,我自然要揍他,至于他为什么被打了还欢天喜地,可能怕我再揍他吧。我这个人没别的特点,就是喜欢有仇必报。”耿迪一边咬牙说了这段话,一边用拳头在桌子上一敲,碟子全都弹起,而后落下。

其余三人全都吃了一惊。

“耿哥,现在不是武力解决问题的时候了,我想你肯定也深知这一点吧。魏二虽然懦弱,但也不至于被武力恐吓。”洛洛有条不紊地说,听意思肯定不相信耿迪的解释。

“洛哥,你也不用绕弯子了,让我直说了吧,魏二被揍但却高兴,肯定是耿哥把泄了的题给了他一份,堵他的嘴,否则他怎肯先诬陷你耿哥而后卖力的在别人面前为你辩驳呢?其实,这点小常识谁看不出,今天咱班的人对耿哥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你以为是魏二的功劳,狗屁。大家都认定了你耿哥有题,而且有泄题的可能,所以大家就都希望从你那里分一杯羹,谁知道你还是死咬牙关。今儿社长请你吃饭,是念在咱们同宿舍一场,希望你今儿把题泄给咱们大伙,我们保证不会泄给其他人,尤其不会泄给闵昕,哈哈。”奇奇说完,狡黠地看着耿迪。

耿迪暗暗心惊,被这些人的城府,也被这些人的奸诈。原来还道是同宿舍一场,大家一起吃个饭,原来这饭竟是鸿门宴。

“我今儿要是不泄呢?”耿迪一生最讨厌别人威胁了,如果别人说软话,或许还能有一线希望,但别人出语不客气,耿迪那股年轻气盛的劲就又往外冒。

“哎,大家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社长听出耿迪身上有题,不想因为奇奇的鲁莽而错过了机会,“奇奇,你这是干嘛啊,今天我请客,轮不上你在这里大呼小叫。耿哥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咱们能不知吗,他肯不给咱们题吗,你这样跟明抢似的,搁我,我也不给你。耿哥,今天你泄不泄题无所谓,我请这顿饭若是为了这个目的,倒让你把我瞧得小了。”

为了题,社长都改叫我耿哥而不叫耿迪了,还说请这顿饭不是为了题,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这顿饭不用你请。”

谁都没料到耿迪会说这句话,话毕,耿迪抢出包间,大家面面相觑。

(十)

考试铃响了,拿到试卷,耿迪一看,果然是原题,虽然之前已经知道了, 但这一看还是惊讶了很久。回头看看魏二,肿了一半的脸还是隐藏不住得意的神色。而闵昕傲慢的别过脸去,宿舍哥们们的脸色更是黑得可以。班长却在不断叹气,不知道在为耿迪不识时务叹气,还是因为做不上题而叹气。其他人的面庞在耿迪眼里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这学爷他妈不上了!”耿迪撇开板凳。一个箭步冲到黑板前,将正确答案抄在了黑板上……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