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水胆玛瑙鼻烟壶
 更新时间:2022-06-26 04:18:44

水胆玛瑙鼻烟壶

王小林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搞收藏,家里粮票、布票、古钱币、毛主席像章……什么都有。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乡下花了两百元钱从一个农民手里收到了一个元朝时的元宝,三天后有人登门愿出三万元买这个元宝,他没同意,就一直留到现在。

今年,王小林下岗了。下岗之后,他走街串巷,收各种各样的老物件儿,运气好的时候转手就能赚两三千。这一天,王小林打算去安南乡“寻宝”,正在东关站等长途汽车,突然看见一个人朝马路对面狂奔过去,恰巧这时,一辆摩托车从那人对面的高坡上风驰电掣地冲下来,一下子把那人给撞倒了,摩托车车头一歪,车轮正好从那人脑袋上轧了过去……王小林吓得不轻,他心想:这人肯定没救了!

很快,车祸现场围满了人,两名城管维持现场秩序,肇事者也倒在地上神志不清了。有人已经打电话报了警。王小林看见一个人的脸一闪而过,觉得有些面熟,就跟着那人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转悠了一圈,他才回到车祸现场,挤进人群看着地上的死者。

不多时,警察赶到现场,确定被撞人已经死亡,警察一边在现场调查取证,一边询问是否有知情人。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挤进人群,弯腰就要翻看死者。交警拦住他说:“没看见我们在保护现场吗?你是谁,你认识死者吗?”

中年男子点点头,惊慌地说:“我认识死者。警察同志,我是市博物馆副馆长刘元达!”

警察听了他的话,不置可否,这时候,王小林从人群里走出来说:“警察同志,我可以作证,他的确是市博物馆副馆长刘元达。”

警察看了王小林一眼,说:“我们正在执行公务,你要是知道当时的情况就跟我说!还有你,”警察一指刘元达,“你留下来,一会儿有事问你。”

“警察同志我要报案!国宝不见了!三天前,省博物馆通知我们带上国家一级文物,也是镇馆之宝的水胆玛瑙鼻烟壶参加省文物展览……刚才,徐冲说要去厕所,我刚好去旁边的超市想买包烟,谁知,回来就发现他……现在,装鼻烟壶的包不见了!”刘元达着急地说。

警察一听,看来这不仅仅是一起交通事故,就立即打电话向市公安局领导汇报。

刘远达叹了口气,抱着头蹲在地上,一副痛苦的样子。

王小林走到刘元达跟前,也蹲下来,递给他一支烟说:“刘馆长,还认识我吗?”

刘元达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就问:“你是——”

“仔细想想。”王小林指着自己鼻子。

刘元达看着他,还是摇头。

“我叫王小林,”王小林笑起来,“当真想不起来?提醒馆长一下,我有一个元宝。”

刘元达拍一下脑袋:“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原来,曾经出价三万要买王小林元宝的那个人就是刘元达。刘元达酷爱收藏,见到宝物就走不动路。他知道王小林有元宝,愿出大价钱购买,没想到,王小林死活不同意,到底拒绝了他。

“元宝还在你手上?”刘元达问。

王小林点点头,刘元达说:“真有你的,能一直留到现在……我说,咱们什么时候见面再谈谈——”

正说着,市刑警队江队长等人到了现场。江队长了解现场情况后,一一询问现场的目击者。

王小林打算溜之大吉,临走前还说:“刘馆长,等你闲下来再来找我,再见!”说着,用眼睛扫了刘元达一眼,王小林这个小动作引起了江队长的注意,江队长拉住王小林说:“这位先生请留步,我有话问你!”

王小林疑惑地望着江队长。

“我看你的表情,似乎有话要对他说?”江队长指着刘元达笑道,“请问你是谁?做什么工作的?能说说你刚刚看到什么了吗?”

王小林说:“我叫王小林,我看到的跟刚才几位说得差不多,没什么不一样的!”

“那你也看到死者朝公路这边奔来?”江队长问。

“是的,”王小林说,“我看到他两手叉在腰间,好像是解皮带的样子,边解边跑。”

“手上有没有包?”江队长问。

“没有,肯定没有!”王小林回答得很肯定,一旁的刘元达的脸色明显很难看。

“那好。”江队长说,“你随时可以向我们反映情况!”

“我知道!”王小林说着离开了。

看着王小林离去的背影,刘元达喃喃自语:“我记得徐冲去厕所的时候,手上是拿着包的啊……”江队长脸色一变,问刘元达:“你没记错?”刘元达苦笑了一下说:“我干嘛要撒谎呢?国宝丢了,徐冲也遭遇了车祸,这下,我怎么向陈馆长交代?”

经多方调查,了解到肇事者王玉年是溱东乡汪河村人,他在村里开了家百货商店。那天一大早,他骑摩托车到城里批发烟酒,没上公路,而是抄乡间小路,直奔东郊批发市场。当他驶向公路时,没看到有人奔过来,等意识到撞人时,那人已头破血流死在公路边了。

根据调查,王玉年跟死者徐冲素不相识,没有任何关系,因此,这是一起交通事故,由交警大队处理。

但是,还有一个下落不明的国宝鼻烟壶呢!江队长立案侦查水胆玛瑙鼻烟壶的下落。

为了解鼻烟壶的来历,江队长专门走访了博物馆即将退休的陈馆长。

在馆长办公室里,陈馆长告诉江队长:一九八八年,经省有关部门批准,决定在C市泰山寺西侧破旧空地上新建市博物馆。有天,施工队挖土挖出一只荷花缸,缸里有个铜盒,几个工人都晓得,这是文物,没敢轻举妄动,随即向队长汇报,队长向有关领导汇报,领导赶到现场,让人将荷花缸搬到泰山寺内,等省文物专家来鉴定。

省文物鉴定专家刘教授打开铜盒子,一脸惊讶地叫道:“水胆玛瑙鼻烟壶,稀世珍宝!”

刘教授看看在场的人,十分高兴地说:“人们常常把水晶誉为‘太子’,把玛瑙比作‘公主’,这个鼻烟壶就是玛瑙制作的,这种玛瑙非一般玛瑙,其中裹着天然的水分,是十分珍贵的。用这种水胆玛瑙制作的鼻烟壶,我只在书上见过!”刘老小心翼翼地捧着鼻烟壶说,“你们看,这只水胆玛瑙鼻烟壶做工非常精致考究,通体透明,水纹微荡,夜里还能发出荧光,不信晚上看看!”

更令人称奇的是,壶中间画着一幅嫦娥奔月图,嫦娥栩栩如生。

“那时,刘教授对鼻烟壶是爱不释手。”陈馆长接着回忆说,“他坚持要把玛瑙鼻烟壶带回省里交省博物馆收藏!后来市委市政府打报告要求留在市里作为博物馆镇馆之宝,省里批复同意了。一年后,水胆玛瑙鼻烟壶经国家权威部门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这时,刘元达敲门进来了,江队长就问:“刘馆长,你能肯定徐冲带着鼻烟壶?会不会——”没等江队长说下去,刘元达肯定地回答:“我肯定!是陈馆长亲手交给他的!无论遇到什么事儿,他都不会轻易把包交给别人的。”

陈馆长点点头,说:“皮包是刘馆长的,是我亲手将鼻烟壶放进包里,把包交给徐冲的。我了解徐冲,他不是一个见利忘义的人,元达就更不是了,他那么热爱文物……”

“你们一路上没有分开过?”江队长问。

“没有,从这里到东关站不远,十分钟就到了。”刘元达说,“等车时,他说要去厕所,我就说正好我去买包烟,只有这次我俩分开了,等我买完烟回过头……唉!”

案发三天后,东关区派出所所长将一只黄色皮包交给江队长。江队长问皮包在哪儿找到的。所长说,环卫工人在东关站不远处的垃圾箱里发现的,包里只有一张刘元达的名片。环卫工人随即打电话跟刘元达联系,说捡到了他的包,刘元达说,让环卫工人交给派出所。环卫工人就送到派出所来了。

“刘副馆长是明白事理的人,小赵、把包拿去检查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这皮包怎会在垃圾筒里?”江队长像是自言自语。

小赵去检验科,很快回来了,告诉江队长说包上除了刘、徐二人的指纹外,还有一个陌生人的指纹。小赵认为,是徐冲手拿皮包或夹皮包奔向对面的公厕,摩托车撞了他,皮包被甩得很远,也许就被路人给捡走了。那人发现包里有鼻烟壶,就把鼻烟壶藏起来,走到垃圾筒边,顺手把空皮包丢在垃圾筒里。

江队长说:“正常推理,符合逻辑。可是,王小林却说当时 徐冲手上没有包,双手放在腰间。死者徐冲腰间皮带已解开,证明他当时内急,边跑边解皮带。小赵,你赶快去王小林家,尽量取到他的指纹。回来报告!”

那么,到底是谁将皮包丢进垃圾筒里?

十天过去了……刑警队获得的线索只有王小林去过刘元达家;两人在菜场碰过面。而包上的陌生指纹不是王小林的。但王小林与刘元达之前的联系却让江队长起疑。最后,江队长决定自己去找刘元达,让小赵去找王小林,分别了解情况,看能否发现一些新线索。

江队长来到刘元达家,刘远达赶忙沏茶敬烟。

“刘馆长,你怎么认识王小林的?”江队长抿了一口茶不经意地问道。

刘远达说,说起这话来有两三年了。那一年中秋节,他得知王小林买到一枚元宝。刘元达酷爱文物,家里的全部积蓄都用在这上面了,知道王小林有宝贝,怎能忍住不出手?便出价三万,王小林没同意。这之后,就再也没有往来。

“他最近找你做什么?”江队长问道。

刘元达看看江队长,看来江队长晓得王小林找过自己,就爽快地说:“来借钱,我哪来的钱借给他!再说,我有钱也不会借给他!”

“以后没再见过他?”江队长问。

“没有!”刘元达肯定地说,“只是在菜市场偶然遇到过。”

这时,江队长手机响了,是小赵打来的,汇报王小林的情况。江队长挂了电话,心想,王小林说的跟刘元达说的大体相同,于是起身说:“局里有事让我回去,我们以后再联系。”

刘元达笑笑,“随时欢迎江队长来家里玩。”

过了两天,江队长得到消息:“王小林这两天每天都去刘元达家。”江队长立即命令小赵及另外两名刑警严密监控刘元达和王小林!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妇女来见江队长,说自己有事汇报。

江队长见这个中年妇女一脸愁云,就说:“你先坐下,有话慢慢说。”

中年妇女坐下说:“我叫孙萍,在市文化馆上班,刘元达是我的丈夫。”

原来,半个月前,有个姓王的到刘元达家来借钱,一开口就借两万。刘元达问他为什么要借钱?姓王的也不回答,一直重复只是借两万,被刘元达拒绝了。这时,孙萍从卧室里走出来,姓王的起身就走,说他还会再来的。

当时,孙萍问丈夫:“这人是你家亲戚?还是好朋友?”刘元达说都不是。

“那他为什么向你借钱?”孙萍疑惑地问。

“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刘元达说,“你别管了!”

过了几天,孙萍发现家里的存折上少了两万,问刘元达取钱做什么,刘元达说馆里要给员工发奖金,但暂时没钱,他是副馆长,就拿自己的钱先垫上。孙萍明知道刘元达在撒谎,却没有点破,偷偷去找陈馆长核实,陈馆长说:“没有这回事!即使要发奖金,没钱也发不成!怎么会要元达垫钱发奖金!”

孙萍心想,丈夫近来心情不好,这事就算了。事隔两天,家中衣橱里的两万五千元现金也不见了。孙萍问刘元达见到钱没有,刘元达急赤白脸地说他拿去用了!问他干什么用了,他就不再开口了。孙萍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不对,想到最后,她认定刘元达遇到麻烦了,有事瞒着她,她想也许和江队长上次来家里有关,于是就来找江队长问一问情况。

江队长听了她的叙述,想了一会儿说:“孙萍同志,谢谢你对我们的信任。可是,这毕竟是你的家务事,没必要非要来找我们?”

“不瞒你说,上次你到家里来的时候,我在卧室里。”孙萍说,“你跟元达的谈话我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问元达怎么会认识王小林这句话,我印象最深!姓王的连续两次向元达借钱,我就担心——”她端起茶杯却不说了。

江队长见她不想说下去,就说道:“你担心什么?你既然相信我们,就应该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

孙萍犹豫不定,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个来。江队长说:“我替你说吧,你担心鼻烟壶在刘元达手里。”

“是的!不瞒你说,江队长,元达曾不止一次向我说过鼻烟壶,看得出,他对鼻烟壶不是一般的喜欢,可那是文物,用钱买不到的……”孙萍连连点头。

“孙萍同志,陈馆长和你丈夫都说是鼻烟壶放在包里,徐冲发生车祸后,包就不见了,难道鼻烟壶飞了不成!因此,我们认为,你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

“这怎么好呢?”孙萍都要哭出来了,“江队长,你说我该怎么办?”

“当前最重要的是你试探一下鼻烟壶是否在你丈夫手上!”江队长说,“虽说刘馆长是个明白人,但一时糊涂也是有可能的!希望你做好他的思想工作,让他为家庭着想,为自己的前途着想。”

孙萍听了江队长的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孙萍回到家,见丈夫仍是满脸愁云,心事重重地躺在沙发上,便心疼地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出来吧,闷在心里不好受。”

刘元达不开口,孙萍就把江队长说的一番话说给他听。

“你去刑警队了?”刘元达很吃惊。

“你以为给了姓王的四万五就没事了?”孙萍试说,“王小林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因为他手里有你的把柄,牵着你的鼻子走!”

“你也晓得我藏了鼻烟壶?”刘元达声音有点颤抖。

孙萍点点头,刘元达一下子如泄了气的皮球,不得不把王小林要挟他的前后经过说给妻子听。

原来,早在车祸发生后的第二天,刘元达下班回家,刚进家门,王小林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脚踏进了门里。刘元达见是王小林,问他跟着自己有什么事?王小林大言不惭地说来领奖金呀!

当时,市公安局为尽快查出水胆玛瑙鼻烟壶下落,在电视、广播和市报上发出通告:凡提供有关鼻烟壶下落线索者,侦查有结果后,奖励人民币两万元……

电视上的通告刘元达是看过的,他侥幸地想,徐冲人已死了,有谁能知道鼻烟壶的下落!万万没想到王小林提起这事。他假装不明白地说:“你来我家领什么奖金?真是莫名其妙!”

“妙!妙就妙在你知我知!”王小林在他耳边神气活现嘀咕一阵,刘元达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一时哑口无言。

“我没有狮子开大口!”王小林说,“你要是不同意,我转身就到公安局去领两万奖金!”

被人抓住把柄、有苦说不出的刘元达思前想后,最后还是给了王小林两万元。

几天后,王小林又来要两万五千元钱,大言不惭地说:“小弟我确实急需两万五,给你打欠条!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刘元达只好再次破财免灾。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王小林又来了,他开门见山地说:“刘馆长呀!我前几天才听说,那个什么鼻烟壶竟然是国家一级文物,那可是价值连城!四万五不算什么呀!”

刘元达回忆到这里,说不下去了。

孙萍见丈夫愣着,问道:“他还要钱?”

“不!他胃口大得要吃人!”刘元达说,“他竟然要挟我带上鼻烟壶一道去广州,将鼻烟壶卖给外国买家,最后卖的钱,两人平分!他还说,他是为我好,不听他的话,我会身败名裂,还要进监狱!”

“你有什么打算?你可要好好想想!”孙萍担心地说。

此时,刘元达心里恨死了王小林,恨不得杀了他,永远断绝后患!但他意识到自己走错了一步,不能再继续错下去!

孙萍见丈夫不吭声,苦口婆心地劝说:“元达,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刘元达好像从梦中醒过来一般,看着孙萍说:“让我好好想想,我要好好想想。”

这天,刘元达和王小林在东亭茶社的包间里面对面喝茶。

“心急火燎地约我来不单单是为了品茶吧?”刘元达问道。

“你想好了没有?”王小林抿了一口茶问。

“想好什么?”刘元达问。

“装什么糊涂!”王小林瞪着眼,“去广州呀!”

刘元达说自己想了两天,最后想想还是不敢去!王小林问他怕什么?他说怕有人想杀人灭口,独吞鼻烟壶!

王小林冷笑道:“你是说我要杀你?你是在开玩笑吧?”

刘元达说不是开玩笑,是真怕!

王小林说:“只有到广州才能卖到大价钱!”

“不卖!”刘元达喝口茶说,“我不可能卖掉鼻烟壶!”

王小林沉不住气了:“这件东西说是一级文物,是国宝!可对你来说,是烫手山芋!应想方设法尽快处理掉!老藏着早晚要出事!”他见刘元达还是摇头,接着说,“你应该明白,盗窃国家一级文物是什么罪?那是要坐牢的!十年,二十年……你想想看!”

“你说我盗窃国家文物?”刘元达问道。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王小林反问道,“听我的话不会错的!”

“我错就错在听了你的话!”刘元达后悔地说。

“好,你有本事跟我去见江队长。”王小林揪住他的衣袖。

“放手!”刘元达甩开他,“去就去!”

王小林揪住刘元达说去见江队长,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不承想没吓唬住刘元达,只好说:“嘴硬没有用的!不听我的话你会后悔的!”

刘元达瞪着他:“我已经后悔了,悔不该——”

这时,江队长推门来了,刘元达就没再说下去。

“你们二位好心情!”江队长说,“我有事找你俩谈谈。”

“也找我?”王小林惊讶地问!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上车!”江队长手指着窗外的警车说。王小林上车时,低声对刘元达说:“我们被盯住了,你千万不能瞎说!”

到市刑警队后,江队长说:“孙萍同志打电话说王小林约刘元达在东亭东茶社,王小林你约刘元达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喝喝茶,顺便请刘馆长帮助我鉴定一下‘光绪元宝’,看眼下能卖什么个价。”王小林给刘元达一个眼色,“不信你问刘馆长。”

“是吗?”江队长问刘元达。

“不是,”刘元达说,“他要我去广州卖鼻烟壶,我说不去,他说不去也行,再给他十万,他跟我两清了,我说,你还我四万五,才彻底两清!”

王小林做梦也没想到,刘元达竟敢反咬自己一口,心想,你刘元达不仁,莫怪我王小林不义!于是一咬牙站起来说:“江队长,我举报!”

“举报谁?说!”江队长说,“在刑警队不能有半句不实之词!”

“我举报刘元达盗窃国家一级文物水胆玛瑙鼻烟壶!”王小林瞪着刘元达,恶狠狠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江队长很严肃地问。

“那天,我在东关站等车,见到徐冲将黄色皮包交给刘馆长,之后向对面公路边的厕所奔去,以后发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现在要说的是,我亲眼见到刘元达从徐冲手上接过皮包,他一见徐冲死了,就起了歹心,立即将包塞在衣服里,急匆匆走了,不长时间又回来了,还谎说装鼻烟壶的包不见了……”

“你没有瞎说?”江队长说。

“我敢用脑袋担保!”王小林指指自己的头。

“刘元达,王小林说的可是事实?”江队长问,刘元达低下头,最后点点头,但是仍纠正说:“我当时很犹豫,是王小林,他,他突然出现,怂恿我留下鼻烟壶……”。

原来,徐冲要去公路那边上厕所,将包交给刘元达。见徐冲出事后,刘元达一时鬼迷心窍,将包夹在衣服里,转身就走。走到垃圾筒边,他取出鼻烟壶藏在身上,随手将包丢在垃圾筒里。

“江队长,我说的全是事实!”王小林说,“刘馆长,把鼻烟壶交出来吧!”

“用不着你操心!”刘元达说,“是江队长再三规劝我,我才迷途知返!我已经把水胆玛瑙鼻烟壶交给陈馆长,‘完璧归赵’了!”

王小林不相信这是真的,看着江队长说:“他疯了,说的全是疯话!”

“王小林,你的发财梦该醒了吧!”江队长说,“你知情不报是窝藏罪;敲诈勒索,犯了敲诈罪!”

王小林一听,瘫倒在地。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