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九把命锁
 更新时间:2024-06-21 21:01:36

压财头

九把命锁

李晴文二十多岁,是一家“女子侦探社”的老板,专门负责调查女性情感、婚姻、家庭问题。不过,她这个老板只有一个兵,那就是老何。老何经验丰富,算是个老私家侦探了。赚了钱,两人平分。

七月十五是鬼节。这天晚上,街边纸灰飞扬,到处都是神态虔诚给亲人烧纸的人。李晴文本想早早回家,老何却拉着她去墓地。

“最近生意不好,我们去压压财头。”老何说。

李晴文明白他的意思。鬼节地狱之门大开,众鬼涌出,将石钱送给某个鬼魂,他会感恩戴德,加倍报偿。可李晴文年轻,哪儿信这个?但老何信!无奈之下,李晴文只好跟着他开车直奔墓地。来到墓地边缘一座新坟前,老何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石钱,恭恭敬敬地埋在墓碑下。远处有隐隐的火光和人影,无疑是亲自到坟边拜祭亲人的。可这深夜看来,显得格外恐怖诡异。老何直起身,李晴文正要调侃他迷信,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人幽幽的声音:“请问,是李晴文小姐吗?”

李晴文头皮一紧,转过脸,看到眼前站着一个中年女子。在这荒郊野外,哪儿来的女人?她又怎么认识自己?莫非是鬼?李晴文的心一哆嗦。可是,女人手里晃着一张名片:“这是刚刚从你口袋里掉的。不用怕,我是来祭父母的。”

李晴文这才长舒一口气,暗笑自己胆小。她问女人有什么事?女人说如果方便,她想拜托他们找个人。老何一听就乐了,想不到,这“压财头”还真管用。刚把石钱压上,生意就来了!

当下,三人走出墓地,去市区找了个茶楼坐定。女人叫吴英敏,三年前和前夫江晓成离婚。当时,女儿英英只有四岁,患有严重的皮肤病,每年春天都要换一层皮,怕光怕风怕雨。江晓成的生意正红火,女儿就判给了他。为了寻找给女儿治病的良方,吴英敏出了国。想不到,三年后回来,她却再也见不到女儿了。

“您前夫不让您见她?好像,这应该找律师吧?”李晴文挠挠头说。

“不,我不想找律师。我只想知道女儿怎么样了,我的手里有药方,可能会缓解她的病。你们只要告诉我,女儿在哪儿……”吴英敏说得极为诚恳。

李晴文和老何相互望望,答应了下来。女人褪下手腕上的一枚玉镯,说:“这镯子应该值些钱,先押给你们。”

无疑,女人手头一时不宽裕。李晴文接过镯子,说等她有了钱再赎回去。之后,吴英敏告诉他们江晓成公司的名字,还拿出了他的一张照片。除此之外,吴英敏就不知道别的了。这三年,江晓成搬了家,行踪不定。

第二天,李晴文和老何就开始寻找江晓成。老何伪装成要订一笔大单的业务员想方设法套出了江晓成在第6号连锁店的信息。然后,李晴文驱车,两人直奔店里。监视了不到一小时,他们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开着一辆奥迪A8出来了。他正是江晓成!

一连三天,老何和李晴文二十四小时监控江晓成。奇怪的是这个只有四十来岁的大老板生活单调得很:白天去各连锁店巡查,晚上回家后就再不出门。这几天,在江晓成的高档住宅区也没有发现有小女孩出入。

莫非孩子不在家?还是另有因由?这天清早,李晴文拿了水桶拖把,装成清洁工的样子进了居民楼。她停在19层的楼道,慢慢用小刀刮着墙边的小广告。江晓成就住在这一层。一刻钟后,江晓成拎着一个箱子和一个垃圾袋打开门,李晴文突然脚一滑,水桶打翻,污水溅到了江晓成的裤脚上。她装成慌乱不堪的样子,忙不迭地道歉。江晓成厌恶地皱起眉,放下手里的垃圾袋,转身回房换衣服。李晴文迅速解开江晓成的垃圾袋。如果家里有小女孩,垃圾中肯定能找到糖果或者巧克力纸以及其他小零食的包装。但是,就在李晴文解开垃圾袋的刹那,她惊得几乎魂飞魄散。里面竟然是冰冻的大块大块的鲜血,一股腥味儿扑鼻而来,李晴文系上垃圾袋,转身匆匆下楼。

闪到楼梯拐角,李晴文看到江晓成换了衣服,拎着垃圾袋进了电梯。直到电梯停到一楼,她这才走到江晓成家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无人应答。再敲敲,仍然没有人声。现在,李晴文能够确定,江晓成一个人住在这儿。

这时,老何打来电话:“晴文,快下楼,江晓成开车出门了。”

李晴文匆忙下了楼,老何一脚油门儿踩下去,跟上了奥迪。今天,江晓成没有去公司,而是直奔郊外。路上,李晴文对老何说了血块的事,老何也不明白。不过,他看得很清楚,江晓成是把黑色垃圾袋扔进了垃搬箱。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小苍蝇飞行记
下一篇 : 成功倒计时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