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红衣跳楼
 更新时间:2024-06-21 21:13:08

时间:农历七月十四日上午

红衣跳楼

地点:公寓二十三楼

屋子里的光线很暗,整间屋子拉上了厚重的窗帘,一位身穿红衣红裤的女人,坐在镜子前,面无表情的涂着鲜红的口红,完毕后,手里握着一只笔,沙沙沙的在纸上写着什么。

纸上简单写了这么几行字。

我真的好讨厌这个世界。

所有人都是自私的。

人生了无生趣,所以我要离开这个世界。

月儿绝笔。

然而公寓另外一边,一位叫着晴儿的年轻姑娘,手里拿着电话,眼泪刷刷直流,说道:“我们已经三个星期没有见面了……呜呜……你是不是要回到你太太身边,不要我了。”

晴儿哭的声泪俱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站在凉台,呜呜说道:“郝帅,今天是七月十四鬼节,你要是在半个小时内不过来,我就穿着红衣红裤,从凉台上跳下去……”

晴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从上空中飘下无数人民币,紧接着一个身穿红衣红裤的女人从上空落了下来。

晴儿看到这里,手里拿着电话,竟然忘记说话,铮铮的看着从上空中落下的红衣女人,竟然呆掉了,就在这一刻,红衣女人刚好和晴儿视线相接。

只见红衣女人瞪大着双眼,眼睁睁的看着晴儿。

红衣女人嘴唇涂的鲜红,眼影也是涂得妖异一片,让晴儿猛惊,这女人……这女人跳楼了……

“砰砰~”

“呀~”晴儿倒吸一口凉气,从凉台上望下去,红衣女人跳楼死掉了。

看到这里,晴儿顾不得说话,穿着拖鞋就跑到楼底。

只见楼底的红衣女人早已断气,脑袋摔的活像一只烂西瓜,血糊了一地,脑浆也溢出来了,死前瞪大着眼睛,眼珠子斜斜的向上,朝着晴儿的方向看来。

“啊~”

晴儿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捂住嘴叫了出来。而电话里晴儿的情人,郝帅说道:“晴儿你别做傻事啊,今天八点我来看你。”

是夜,红衣的女人的尸体已经被抬走,家人伤心的蹲在地上,不停地烧着纸钱,哭泣不已,并且在地上除了香蜡纸烛,还有鸡蛋和一些贡品。

并且今晚的七月十四,除了死者家属,其他人也在不同地方烧着纸钱来祭拜先人。

晴儿站在大楼下,看着死者家属烧着冥纸痛苦的样子,以及整个天空都是冥纸的味道和黑色的灰烬,喃喃道:“最怕这个时候了,郝帅怎么还不来。”

“我来啦。”话语刚落,郝帅从背后抱着晴儿,轻轻一吻落在晴儿脸上。

不过晴儿此时没有这个心情,说道:“今天有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在早上跳楼死了,好可怕。”

“不用怕,有我呢。”

听到这里,晴儿微微一笑道:“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

“怎么可能,你知道我对你是认真的。”

晴儿微微一笑,道:“那好吧,我肚子饿了,陪我去吃面。”

夜正浓,空气中弥漫着冥纸的味道,整个街道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两人坐在马路间一家小面馆,郝帅拉着晴儿的手,抱歉说道:“晴儿,上月我被公司辞了。”

“不打紧,就当是给自己一个假期,如果没钱,我这里给你。”

晴儿说完就要掏钱给郝帅。

郝帅一下子从凳子上起身,说道:“不,晴儿,我不能要你的钱。”

郝帅看到晴儿如此对自己,闭上了眼睛,说道:“你们都对我太好了,只是我没本事,太太去当兼职,结果搞得胃病复发……”

晴儿听到这里就不高兴了,说道:“我不想听你太太的事,你不是对她没有感情。”

郝帅长叹一口气,脸色苍白,说道:“我欠了她很多,每次想说分手,都说不出口……”

晴儿听到这里就怒了,猛地把筷子一搭,嚷嚷道:“我呢,你有没有顾忌我的感受。”

晴儿越说越激动:“我干脆死了算了,你就到我坟前忏悔算了。”

“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要冷静,到时候我会跟她说清楚的。”

郝帅看晴儿越说越激动,翻出手机里和晴儿的合照,说道:“这是我们的合照,也是爱的证明,所以一个月为限,我一定给您答复,如果不能,我就拿着手机里的合照去死,死也要缠着你。”

晴儿点了点头,终于笑了出来,说道:“一言为定。”

话语刚落,只听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晴儿顺着桌子底下看去,只见在桌子底下,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男孩,只见男孩全身身体呈青色,从地上抓起什么东西吃的津津有味,晴儿在顺着男孩的脸看去。

“妈呀~”

男孩空洞的眼睛里,根本就没有眼珠子,全部都是白眼仁,并且男孩手里拿着的是一颗人类的眼珠子,正往嘴里送着。

“啊啊~郝帅你看~”

晴儿吓得三魂不见七魄,一个退后对郝帅喊道。

郝帅正准备起身,只见碗里的面,全部变成了一条条蛆虫,满碗的爬着,其中一只已经爬到郝帅的衣服上。

郝帅看到这里,啊一声,慌忙把蛆虫赶到地上,在看着桌子底下的怪异男孩,牵着晴儿的手,脸色惨白的说道:“我们赶紧走吧。”

“嗯嗯。”

此时乌云遮月,四处透着诡异的气氛,两人穿过一条大街,晴儿突然看到,前面大街上,有无数灵体飘在天空上,或在水里喊救命,有的甚至爬行在地上,一双血手慢慢的朝着晴儿爬来。

他们只有半截身体,有的没有头,有的只有一只手,当晴儿看到这里,立即傻了眼,喃喃道:“郝帅这怎么办。”

“不用怕,你装着看不见他们,直接往前面走。”

“可是我还是怕……”

“不用怕,他们有自己的世界,对你应该没有恶意的。”

“可我还是怕。”大滴大滴的汗从晴儿额头上淌下,紧紧拉住郝帅的衣角。

“今夜是鬼节,看到这些并不稀奇,我送你回去。”

“呼呼,终于走过了。”晴儿大大舒了一口气。

郝帅看着晴儿说道:“你还整天嚷着要死,知道死后的世界了吧,死了比生前更难看。”

郝帅的脸很白很白,白的有些不正常,喃喃道:“死了后,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晴儿并没有发现郝帅的不正常,反问道:“如果我死了,你愿意陪我去死吗?”

郝帅冷冷一笑,道:“可谁证明死后就可以在一起,他们的世界有他们的规则,如果死可以解决一切,就不会有阴魂不散。”

晴儿傻愣愣的看着郝帅,今天的他竟然如此多话,而且显得怪怪的,正想问点什么,郝帅突然问道:“现在几点了。”

“差不多十一点。”

郝帅听到这里,猛地一怔,喊道:“晴儿我有急事先走了,记得不要干傻事。”

晴儿看着郝帅离开的背影,嘟囔着唇说道:“可恶,竟然留我一人跑掉了。”

晴儿看着高高的大楼,又想起今天跳楼的红衣女人,背心凉了一下,自我安慰道:“还是不要去想她了。”

晴儿按开了电梯的大门,在电梯大门合上那瞬间,突然看到电梯外面有一个黑影,只见黑影是个女人,长长的头发,低着头,看不清真实面貌。

就在此时,外面的灯闪了几下,就在这瞬间,晴儿的血液几乎要停止了,只见外面就是今天跳楼的红衣女人。只见她慢慢抬起头,一只眼珠子已经掉了出来,阴森的牙齿正对着晴儿笑着。

“咚咚。”电梯的大门终于合上了。晴儿心里砰砰直跳,心喊道,快点上去,快点上去。

奇怪的是,电梯并没有停在九楼,而是一直遥遥直上,到了二十三楼才停了下来。

晴儿看着电梯上鲜红的二十三这个数字,脑子嗡嗡一声,自言自语,好像着魔一样,喃喃没有表情说道:“郝帅定是赶回到老婆身边,他不在爱我了,不在爱我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意思……”

晴儿来到二十三楼的走廊上,忽然红衣女人身体漂浮在空中,头发向上竖着,掉出的一只眼珠,死死的瞪着晴儿,并且对着晴儿不停的招手。

“呼呼~”一道冷风向着晴儿吹来,晴儿有些清醒了,知道红衣女人已经变鬼了。可是身体却控制不了自己,一只脚爬在过道的栏杆上,正准备跳楼,可是晴儿的心却对自己说,不要啊,不要,我不要死……

叮叮叮……

关键时刻,晴儿的手机响了,晴儿手指动了动,身体能动了,大叫道:“我撞鬼了。”

原来红衣女人死前和晴儿四目相接,瞳孔里留下了晴儿的影像,所以死后红衣女人会来找晴儿陪着一起死。

晴儿背心已经湿透了,拿着手机一看,原来是一条短信,这条短信是郝帅发过来的。关键时刻郝帅救了她一命。

上面写着,到殡仪馆二楼来。

当晴儿来到殡仪馆二楼时,顿时傻眼了,只见郝帅的老婆穿着丧服,不停哭泣,而灵堂里则挂着郝帅的遗照。

只见郝帅的老婆一边哭一边说:“他真是傻,一个星期前竟然跑去跳楼,遗书上说,他负了两个女人……”

晴儿看到这里,顿时明白过来,原来郝帅的老婆早就知道他们的事,并没有怪他。

晴儿满脸是泪,顿时什么都明白过来了。一个星期前,晴儿跟郝帅大吵一架,原来郝帅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跳楼自杀了。

晴儿捂住了嘴,眼泪掉了下来,喃喃道:“是我害死了他……”

这时,灵堂里面的法师说话了:“刚才十一点钟做的念经仪式,是超度死者,让他早日安息。”

晴儿也终于明白,郝帅在十一点钟赶回来,是法师正给郝帅超度念经。

晴儿又想起郝帅的话,他们的世界有他们的规则……谁保证死后就永远在一起……

晴儿闭上了眼睛,终于明白了。

今晚接到郝帅电话的时候,他早已死了,是来见晴儿最后一面,同时也是开导她。

原来死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你若不相信,大可找像郝帅这样的热心鬼,向你亲口讲诉他们世界的无奈,愚者自寻短见,智者用理智克服困难。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