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在你的国度,有没有听到我的歌
 更新时间:2024-06-21 21:52:59

韩秀央说,我有色彩地度过了我最后的人生,我找到了我的青蛙王子。

在你的国度,有没有听到我的歌

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我站在海角天涯,听见土壤萌芽,等待昙花再开,把芬芳留给年华……

喂,韩秀央,你听过这首歌吗?

1

韩秀央是许岷江的新同学、新同桌。当时韩秀央被拉进教室的时候,真是个纯生态的村姑。

下身一条土色裙子,上面穿了一件老式白衬衫,两色搭配起来就像韩秀央的脸,煞白中带着黄,更令人叫绝的是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布鞋,一点都不符合花田高中这所贵族中学的气质。

韩秀央这么奇特的造型自然引起了全班同学的关注。有的同学说,她是不是刚从巴黎回来,听说今年LV重点推出这种怀旧风。傻乎乎的韩秀央不会伪装,她笑嘻嘻地挤到人群里,我是从永无镇来的。

韩秀央从背包里拿出小柿子分给大家,说是家里带来的绿色食品,喜欢吃的同学多拿些。

然后韩秀央拿出一个青蛙吊坠,送给你,见面礼。

——喂,韩秀央,青蛙这么丑送给我干吗?

许岷江不好拒绝,把青蛙挂在了书桌边突起的钉子上,心烦的时候就打一下,可是那青蛙还是张大着嘴巴,呱呱呱地笑着。

不知道经谁指点,韩秀央终于知道自己带错了见面礼,所以直奔学校超市。那天下课十分钟,两个售货员来回送了九次东西,好好的教室立刻变成了茶话会。贵族同学们一切向钱靠拢,经此一役后,不觉得韩秀央是局外人了。

许岷江并非出生在大富的家庭里,能到这所学校读书,无非是因为他老爸是校长,他老妈是主任。

许岷江的腿不小心受了伤,周末,他去医院换药又看见韩秀央,大包小包地出现在商场门口。

他说,喂,韩秀央,你的人生只剩下花钱了吗?再过一个月就高考了,拜托你回去看看书吧。

韩秀央不说话,公共汽车上,她挤到老弱病残专位上瞪一个男生,然后眼神向许岷江身上甩了甩,谁知道那个男生白了她一眼。于是韩秀央对着那人的头就是一巴掌,让座啦!

韩秀央的脾气太火暴,样子又糟糕,许岷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个女孩他认识,那个座位就一直空着,空到路边树叶的影子落到上面,哗啦啦。

2

许岷江知道自己伤了韩秀央,于是想着怎么对她好一点,或许帮她补习是他们都能接受的方法。许岷江就帮她画了重点。

见她很乖地背好自己画的重点,也不觉得她那么土了。

两天后,教室里的人逃了大半。老师火冒三丈,他们都哪去了,不想考大学了?许岷江,你去找他们回来。韩秀央听了忙举手,老师我也去。

但其实许岷江哪都没有去,买了两罐可乐坐在路边看风景。韩秀央跟在旁边,仔细地看路灯下一对接吻的人。

后来就看见了本班的首富,从车上跳下来,勾着许岷江的脖子,班长,我大寿,你别缺席哦。其他的同学都去了呢。

同学们喝得尽兴。夜晚来临老师悄悄潜入时才有人喊,逃啊。

车灯亮了,路灯亮了,大家只有向黑糊糊的胡同跑。

在这狭小的巷子里居然出现了两伙人,大家都在等着对方让路,许岷江稳住了心神,看着对面有个女生的样子觉得熟悉,于是就说,喂,韩秀央,长相思兮长相忆的下一句是什么?

那边马上有个声音答,短相思兮无穷极。

同学们嘻嘻哈哈,将刚才的害怕抛之脑后,喂,你们两个做什么,接暗号吧。

但这个情节只是温暖了韩秀央一下子,许岷江吐了,丛伊在帮他拍背,口齿不清地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呀。许岷江说是呀是呀,接着一头栽在地上。韩秀央的酒一下子就醒了。

许岷江放弃了高考,报考了国外的大学,如今只等着面试了。

和妈妈离婚这个消息,是校长老爸自己告诉许岷江的。同学们为此说闲话,许岷江大为恼火,冲进雨中。

忘记在雨中走了多久,看见了韩秀央。她跑到他的面前,大声地喊,你忘记了吗,今天你要去面试的,还有45分钟!

对啊,许岷江回过身,叫了一辆出租车。

短短的10分钟,竟然像是一生。许岷江下了车,飞快地冲进考点。下雨天,走廊特别滑,只是刚刚跑进大厅,韩秀央已摔了一跤,可她没等许岷江跑回来,已经脱掉高跟鞋,别管我,面试要紧。

那天许岷江赶上了面试。但是头发在滴水,衣服在滴水,这形象看起来差极了。在前面还剩下最后一个人时,韩秀央不知道从哪找到块吸水的布帮许岷江擦脸,用手给他分出一个发型来。祝你好运。

后来许岷江才想起来问,你从哪找的手绢?帮了我的大忙。

可以不说吗?韩秀央害羞的时候有点可爱,她指了指腿。

——喂,韩秀央,再用你的臭袜子擦我的脸,我就把你丢到窗外去!

许岷江的脸愤怒得厉害,韩秀央笑了,那请你在出国前,把我丢出去一次吧,印象深刻一下,也好以后记得。

3

丛伊突然很想做第二女主角,对许岷江也亲近起来。丛伊有很好的家世,父亲是木材商,学校里的书桌都是她家承做的。重要的是,丛伊长得漂亮。

丛伊先是向许岷江询问起考国外大学所需的事项,接着说,全班都在疏远韩秀央呢,你是班长,你要以身作则。

什么?

丛伊从日记本里取出两张照片,放到许岷江的面前。城市里很少有这样的困难户吧,照片中是一间毛坯房,院子里跑着两只鸡,墙边坐了一个面目浮肿的女人,还有一个脏小孩用石子在土里乱画。

丛伊对许岷江点点头,这就是韩秀央的家咯。大家都说她父母卖血供她读花田高中,你觉得这么虚荣的女孩值得交吗?

许岷江生气了,他把照片撕烂扬了满地,然后又捡起来,装进口袋里。韩秀央虽然是很土气的人,但是心地很好,她不会这么做的。

距离高考还有一周的时候,丛伊跟韩秀央换了座位,而这时候韩秀央得了感冒。听同寝室的女生说,已经烧红了眼睛,脸和身子都肿了一圈。

自习课本来是疯疯闹闹的,可是这天停了。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望向了窗外,楼下停着一辆名车阿斯顿·马丁。

车的主人,一个中年男子居然一手扛着行李,一手拉着韩秀央。那男人对她充满了关心,小央,我们必须去医院调理你的身体。

同学们在窗台边窃笑,我早说她没那么简单,不过没想到不是父母卖血的钱,是她自己卖肉的钱呢。劳动光荣啊。

各种污秽不堪的词从同学们的嘴里蹦出来,许岷江跑下去,抓住韩秀央,别跟他走!

他上前拉住她的手,这是他们唯一一次的身体接触,韩秀央的手热得能烤鸡蛋,许岷江握了一下,马上松开。韩秀央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傻傻地笑。班长,我退学了,要是你想吃小柿子就来找我呀。不过柿子要到11月才成熟,我想那时候你已经在别的洲了。

车子开走了。

许岷江叹了口气,喂,韩秀央,你至少应该解释一下嘛。

许岷江去国外读大学之前,去了韩秀央的村庄。他兴致勃勃,以为她家不是别墅,至少也应该是个楼嘛,结果只看见破烂的院墙。路过的农人跟他说,秀央已经不在家很久了。

什么?

许岷江很不愿意相信她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起,他宁愿相信她家真的是暴发户。那天他抬着灌铅的脚离开,走时吼了一嗓子,喂,韩秀央,你也太会装了吧……

4

许岷江在大学仍是成绩优异的学生,倒追他的人很多。两年后,许岷江只答应了一个女孩的邀请,女孩与他来自一个省,喜欢穿衬衫,下面穿裙子,这与韩秀央很像,但是比韩秀央会搭配色彩。

两人一起去旅行,11月份,庄园里长着高大的柿子树。女孩请主人帮忙摘了一个,蹲在树下咬一口,突然就哭了。是柿子涩吗?

不是。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叫韩秀央的女孩。她们住在同一所医院,她们聊过天,她们的病都很严重。她患有心脏衰竭,那个女孩有尿毒症。她们一起看过天黑,就像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消失。

但她们的命运是不同的。她家有钱,韩秀央决定死后将心脏捐给她,而最后的愿望是去贵族学校读一个月的书。她家答应了。

短暂分别的时候,她问韩秀央,你带什么礼物给同学啊?韩秀央答柿子,那是她以为好吃的东西,是她以为稀奇的东西。

一个月后,韩秀央回来了,病得更严重了。她每天都去韩秀央的床前听她说话。韩秀央说,我有色彩地度过了我最后的人生,我找到了我的青蛙王子。韩秀央笑了,她的心还在跳动,在另一个女孩子的身躯里,她拜托她去爱上他……

喂,韩秀央……

你还在听吗?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别让橘子流泪
下一篇 : 国王和女婿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