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天下第一剑
 更新时间:2024-06-21 21:26:53

七星剑,有天下第一剑之称,剑鞘镶有七星,乃乌山所产的七颗至尊七色宝石,剑柄乃兴安岭千年楠木所制,剑身乃天山寒冰和火焰山烈焰锻制而成,此剑极其锋利,挥之既有七色剑气,伤人与无形,被武林公认为兵器之首,当世绝无第二把。

天下第一剑

此剑的主人是武林第一大魔头——仇天,仇天武功高强,又恃宝剑在手,天下无敌,于是杀人放火,无恶不做,终于,引起了武林的公愤,各大门派高手联合把他围在了断肠崖上,仇天一看无路可走,长叹一声,挥剑自杀后,与宝剑一起纵身摔入了万丈深渊,从此宝剑销声匿迹,二十年杳无声息。

清顺治年间,武林盛传,得七星剑者,可号令武林,驱逐满清,至尊天下。

(一)

浙江的海天镖局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镖局,不说镖局里镖师各个武功高强,单就二十年来无一失镖的业绩在同行中也无人能出其右。

镖局是由两兄弟当家,老大叫海天德,江湖人称海龙王,为人甚是豁达,扶危济困,又讲义气,海天镖局能够二十年不失镖也跟海大当家的人缘好有关,老二叫海天威,江湖人称水中蛇,为人阴险毒辣,讥滑乖张,城府极深。二人武功都很高强,在江湖中也能排得上号。

这天,海天德正躺在院子里悠闲得喝着菊花茶,闭目养神,看着微微发福的身体,想着功成名就,该是全身而退的时候了。

“老爷”一听就知道是掌柜的老李,“有个事情得您来定夺。”海天德睁开双眼,说道:“老李,我不是说了吗,海天镖局的事情您老都可以定夺,这么多年了,我还信不过你吗?当年要不是你拼了命的救我父亲,又哪会有我啊!”

“老爷,这次的事情它不一般啊!它可是十万两银子啊!”

“十万两!”海天德一听“腾”的一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十万两,他劳碌一生也没赚到这么多钱啊,“什么东西值十万两的保费?”

“老爷,人就在客厅等着您呢。”“那赶紧走吧!”

会客厅里,坐着三个满人,身材魁梧,面无表情。其中一个鹰钩鼻的男人显然是个主子,看见掌柜的引进一人,就知道是镖局的当家,起身说道:“海龙王,海大当家,久仰久仰啊,今日一见,果然是器宇轩昂,真是大家风范啊!”“哪里,哪里,未请教,阁下是?”海天德一看来人面生,像是从未见过,不免问道。“海大当家,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想问你,江湖中传言,没有海天镖局接不下的镖,是否属实?”海天德笑道:“这都是江湖朋友的抬举,不过,至今海天镖局还没有退过一趟镖。”

“那就好,我这有一把宝剑,想让海大当家的亲自护送到京都去,保费十万两银子,我这先预付五万,等货到再付另一半,不知道大当家的意下如何?”

“哦,我倒想看看是什么宝剑值得阁下出十万两银子!”“我知道你们镖局在干第一天起就发誓如若贪图顾客的东西,不得好死,我也不防告诉你,我要你保的正是天下第一剑——七星剑。”

“七星剑!”海天德惊的愣了愣神,“难道天下第一剑真被阁下所得,好,这趟镖我接了,但我要验一验货。”

“没问题,拿剑来!”那鹰钩鼻的男人向两个随从吩咐到,其中一个从背上解下一个长形的包袱,打开结,立即一道七色光照亮了整个大厅。”海天德走上前看了看那七颗至尊宝石,“七星剑果然是七星剑”随即,拿起剑来,拔出剑身,不由感叹道:“锋利无匹,世所仅有,剑中之王,兵器之首,天下第一剑不愧是天下第一剑,不知阁下从何处得来?”

“诶,海大当家难道忘了吗,镖局的行规可是从不过问顾客的私事!”鹰钩鼻笑着说道:“总之,你们在十天之内把七星剑送到京都就算完成任务,剩下的五万两银子货到即付,我想有了这十万两银子,海大当家可以退隐江湖,颐养天年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想让我的随从小黑跟你们一起压镖,应该不过分吧。”小黑正是刚才背包袱的男子,“当然可以,好,那十天之后,我们京都见。”

“这是五万两银子的预付款,在下告辞,一切拜托海大当家了。”鹰钩鼻放下银票,就和另一随从出门而去。

海天德送走鹰钩鼻,吩咐道:“来人,安排小黑师傅下去休息。”又对小黑说到:“宝剑就由在下贴身保管,绝对安全。”

(二)

待小黑下去休息后,海天德对老李说道:“去把老二叫来,就说有大事商议。”

一顿饭的工夫,海天威从门外匆匆走进客厅,埋怨道:“大哥,有什么急事啊,我正在翠花楼和小红喝的正高兴呢。”海天德一听怒道:“整天就知道喝花酒,你就不能干点正事。你叫我怎么放心把海天镖局交给你一个人打理。”海天威一听不愿意了:“最近镖局不是没什么事吗,真要干起活来,我可一点也不含糊啊!”

海天威从小受宠,海天德也管不了他,只能说道:“你看看这把剑。”海天威接过剑来,惊道:“七星剑,天下第一剑,大哥,你哪来的?”“今天一个满人托我们镖局保的镖,送到京都,保费十万两。”“十万两!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不管有什么阴谋,这趟镖我们一定要接。”海天德坚定的说道。“为什么?”

海天德看了看海天威,“跟我来!”两人走进了内房。海天德轻了轻嗓子,郑重的说道:“老二,有些事情也应该告诉你了,我们祖传有一把海天剑,你应该也听父亲说过吧。”

海天威眼睛一亮:“小时候听父亲提起过,但只是说说而已,具体的都不是很清楚。”

海天德正色道:“那你就听我详细说来,我们海家可不是一般的海家,我们的先祖可是明朝的御史海瑞,人称海青天,先祖一生为官清廉,救民于水火,却为奸人所害,被罢官归家,从此郁郁而终,临死前将一口鲜血吐在了随身携带的宝剑上,那剑正是海天剑,先祖的浩然正气与那海天剑合为一体,成为了正义之剑,任何兵器在它面前,都无法露出锋芒。”

海天威问道:“那这跟这趟镖有什么关系呢?”

“七星剑据我所知,在落入断肠崖后,被狗贼吴三桂偶然所得,吴三桂凭借它带着清兵入关,成了平西王,并将宝剑献给了朝廷。而当今第一相师上官青云曾经观星说过:七星剑,清之魂,惟海天,能逐之。也就是说这七星剑乃是满清之魂,因为有了它,满清才能一统天下,而只有我们祖传的海天剑才能够毁了它,只要毁了它,满清必将被我汉人驱逐。”

海天威连忙问道:“那海天剑现在在哪里?”

海天德正要回答,突然掌柜老李走了进来:“老爷,太老爷曾经留下了话,这海天剑的所在任何人不能告之,只您一人知道就行了。”

海天威一听,笑了笑:“既然父亲吩咐过,那大哥你就不要说了,但我们身为汉人,有责任,也有义务驱逐满清,所以,我们必须毁了七星剑。”

“恩,二弟说得对,既然先祖留下了这海天剑,我们就要对得起先祖,何况驱逐满清,乃我辈的责任。”说完,海天德站起身来,“时间紧迫,我们这就一起去取海天剑来毁掉七星剑,然后号令武林,驱逐满清。”

海天德拿着七星剑和海天威走出内房,正要出门,这时,门外闯进了一个乞丐,邋里邋遢,满身污垢,但看起来武功甚高,几个门卫都被他给摔倒在地。海天德一惊,将七星剑藏在身后,说道:“阁下闯进镖局,不知有何见教?”那乞丐着急的说道:“海大当家,我知道你有一个想法,但我劝你千万不要去做,小心中了别人的诡计,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啊。”

海天威一听,小声对海天德说道:“大哥,这人八成是朝廷的探子,故意来阻止我们的,别管他。”

海天德对那乞丐说道:“海天镖局的事情,在下自有分寸,阁下请回吧。”

那乞丐一听,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走人,突然回头说了一句:“这可不光是海天镖局的事,这是整个天下的事,海大当家,小心啊。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说完,快步走的没了踪影。

“大哥,不要听他危言耸听,我们快去取海天剑来毁掉七星剑,说不定,这个乞丐真是朝廷的探子,故意拖延我们的时间,现在又赶紧去叫帮手来阻止我们呢。”

海天德点了点头,说道:“二弟说的是,我们快走。”

(三)

海天德和海天威出门急行了一个时辰,来到了一座寺庙的跟前,只见那庙宇依山而建,规模宏大,香火鼎盛,取名为天佑寺。

海天德对海天威说道:“有没有人跟踪我们?”海天威摇头说道:“放心吧,大哥。这江湖中能跟踪上我们的人可没几个!”

“还是小心点的好,走吧!”两人避开香客,上了台阶,进了寺门,三转两转,竟然到了一个破烂的庵堂。海天威惊讶道:“这天佑寺我来过多次,怎么从来没发现这庵堂啊?”海天德笑道:“像这种不起眼的地方,谁会注意啊!”

两人步入庵堂,只见庵内只有一位老僧在蒲团上打坐,海天德拱手说道:“海家后人,求见大师。”老僧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海家两兄弟,说道:“有何见教?”海天德突然说道:“海内存知己。”老僧双眼一亮,喜道:“天涯若比邻,终于来了,老僧在此守候多年,终于可以不负所托,安全的将海天剑交给海家后人了。”

老僧站起身来,掀起蒲团,将蒲团下的青砖撬开,只见里面被掏空了,放着一把蓝色的古剑,古剑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老僧将古剑拿了出来,交给海天德说道:“海天剑就交给你们了。”话未说完,“阿”的一声只见老僧的咽喉多了一只短箭,那箭见血封喉,老僧立马就断了气。

“什么人?”海天德接过海天剑,回头就看到了三个满人,那个鹰钩鼻还有本应该在镖局休息的小黑及另一个随从。

鹰钩鼻阴鸷的笑了笑,说道:“海大当家,你拿着我的七星剑到这破庵堂来干什么?”

海天德心里一惊,此人武功真高,近我身旁,居然都没有察觉,却还是一边故作镇静的说道:“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一定是朝廷派来的人,你想得到海天剑,而我要毁了七星剑。”

那鹰钩鼻说道:“没错,这七星剑乃是我们大清之魂,而上官青云说天下只有海天剑能够毁了它,当今圣上特派我来将海天剑夺回奉命,以保我大清万世不朽基业。”

海天德笑道:“阁下就这么有把握能够从我们手中抢走海天剑,别忘了,兵器之首的七星剑也在我的手上,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是吗?”鹰钩鼻话没说完,突然海天威“啪啪”点了海天德胸前的两大穴道,顿时将七星剑和海天剑拿了过去。

海天德身不能动,双眼仿佛要喷出火花,他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鹰钩鼻大笑道:“海大当家,你也不想想,要不是我们早已买通了海二当家,又怎会轻易的将七星剑交予你手,要不是海二当家沿路给我们留下记号,我们又怎能轻易跟到这庵堂来。”

海天威看着海天德说道:“大哥,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大清一统天下,已是事实,我们又何必自寻死路,跟朝廷作对呢。靳总管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们交出海天剑,不仅不追究我们的罪行,还要让海天镖局成为皇家镖局,荣华富贵,不可限量啊。”

海天德恨不能言,怒视着海天威,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弟弟居然是一个贪图荣华富贵的人,他恨自己太大意了,一心只想着毁掉七星剑,却没有看穿这是个诡计。

(四)

这时,突然,又一支短箭射在了海天威的手上,力道极强,海天威手上的两把宝剑顿时飞了起来,靳总管一看不妙,跃起想要抓住两把宝剑,谁知,一个身影比他更快,将海天剑抓了过去,靳总管只能拿住七星剑了。

只见那个身影居然就是掌柜老李,他落地之后,“啪啪”解了海天德的穴道,又用脚点倒海天威,踢到靳总管的身前,动作之快、之准、之狠令人叹为观止。海天德穴道被解,喜道:“老李,你来得正是时候,没想到你的武功这么高,真是深藏不露啊!”

“还敢放冷箭。”一声大喝,只见小黑和另一个随从被一人双掌打翻在地,爬也爬不起来,袖口的短箭掉在地上,那人正是硬闯镖局的乞丐。

“老李,别来无恙啊!”“龙九,你这经常迟到的老毛病还是没改。”

海天德疑惑的问老李道:“这位是?”“老爷,其实我们李家和他龙家当年都是海青天海大人的贴身侍卫,受海大人临终所托,一明一暗的保护着这正义之剑——海天剑。”

海天德这才明白:“原来如此,龙兄,多有得罪。”

龙九摆了摆手:“呵呵,不妨不妨。”又转头对靳总管说道:“靳云龙,狗皇帝派你这满清第一高手来夺剑,想是势在必行啊!”

靳云龙果然不愧是满清第一高手,眼看自己处于劣势,居然毫不气泄,笑道:“阁下居然知道本总管的来头,真是好见识,好眼力。”

老李不耐烦的说道:“今日不如就看看究竟是你手中的七星剑厉害,还是我这海天剑厉害,看看谁才是天下第一剑。”

靳云龙知道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一战,“哗”的一声将七星剑拔出鞘来,顿时,七色光线照亮了整个庵堂,老李拿起了海天剑,只见青色的剑身从蓝色的剑鞘中拔出。

靳云龙“呀”的一声挥动着七星剑,只见七色剑气向老李飞来,老李举剑一挡,居然没有挡住,被剑气推的直退了四、五步,要不是功力深厚,恐怕早已抵挡不住了。

“哈哈,原来海天剑也不过如此,就让你们死在天下第一剑之下吧。”靳云龙一看海天剑居然挡不住七星剑的剑气,兴奋不已,连续挥动七星剑,数道剑气在庵堂飞舞,老李、龙九和海天德左躲右闪,还是不免被剑气所伤。

突然一道剑气向海天德咽喉飞来,海天德躲闪不及,顿时被剑气割破了喉咙,鲜血正好飞溅在海天剑上,海天剑马上由青色变成了碧色,而七星剑突然失去了光泽,剑气全消。

龙九和老李一看,机不可失,连忙双手抓着海天剑向靳云龙挥舞,一道碧光如闪电般直向靳云龙飞去,靳云龙眼看躲闪不过,连忙抓起海天威挡在身前,又用七星剑护住心口,那碧光似毫无阻力,穿透了海天威的胸膛,穿透了七星剑,也穿透了靳云龙的心脏。海天威和靳云龙甚至都没有感到一丝痛苦,就气绝身亡了。

龙九和老李扶起了已经奄奄一息的海天德,海天德用最后的气息说道:“拿着海天剑,联络武林,反清复明。”说完,就也断气了。

不久之后,江湖中多了一个帮会,叫做“天地会”,帮会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听说天地会总舵安置着一把宝剑,剑鞘蓝色,剑身青色,那正是天下第一剑——海天剑。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钢铁巨人
下一篇 : 支点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