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情殇:闺中密友和老公暗度陈仓
 更新时间:2022-06-26 15:44:42

情殇:闺中密友和老公暗度陈仓

情殇:闺中密友和老公暗度陈仓

■倾诉者:郑红(化名 女 37岁)

■地点:厦门白鹭洲罗布林卡咖啡厅

去年的一年,是我情感经历最混乱的一年。我的最好的女友突然撞见自家老公出轨,毅然离婚后,我一有空就陪着伤心欲绝的她。没想到,由此引“美女蛇”入室。女友竟然和我老公暗度陈仓,导致我的家庭破裂……

在咖啡厅温暖的灯光中,郑红缓缓叙述着,面容沉静,她的表情里,有“劫后余生”的黯然。

红衣物不能保证我和晓玫在本命年里一切平安

36岁,真是尴尬的年龄。青春的尾巴渐行渐远,人近中年,面临事业、家庭的种种压力,心思和需求便不再像年轻时那样激烈,日子安稳,心情也安稳,这安稳中,有时光如电飞逝的感觉。

我和晓玫(化名)都说,怎么一眨眼,就36岁了呢?仿佛没有那么老呀,仿佛梦想还飞扬着,心情还雀跃着,但认真想一想,有一份收入不错的稳定工作,有一个温馨的家,家里有体贴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我们也就知足了。

知足者常乐呗。一日,我和晓玫嘻嘻哈哈一起逛着街。晓玫是我的闺中密友,从中学起,我们就无话不谈。女人嘛,就是这样,总有一两个知心朋友,用来一起逛街、聊天、吃饭,以打发空闲时光。我和晓玫在初春的阳光中,快乐地直扑商场。本命年来了,我们要为自己和老公买一些红色衣物。

在商场,晓玫直奔首饰柜,挑了一对镶红宝石的白金耳钉。转到内衣柜时,我和晓玫各买了两套黛安芬的红色胸罩和内裤。在女装柜,我试穿了一件火红火红的风衣,并毫不迟疑买单。随后,来到三枪专柜,我们为各自的老公买了半打纯棉红色三角内裤。

我喜欢为老公买内裤,喜欢为老公买那种三角形的、紧紧裹着老公结实臀部的三角裤。每当老公从浴室出来,套着三角裤,肩上留着水珠,他边走向卧室边用大浴巾擦着身体,卧在床上的我,心跳总是立刻加快。晓玫这样说。

可是,红衣物和红首饰能保证我们这两个36岁的女人在本命年里一切平安吗?我们在目标明确的匆匆购物快感中,谁也不曾想到,本命年会是我和晓玫伤心欲绝的一年。

不久之后,晓玫一瞥见红色,不管是红色衣服、红色桌布,还是红色布条,就神经质眉头轻轻一颤,心缓慢缓慢揪成一团,继而疼痛难忍。而我,陪着晓玫,不知用什么样的言语,不知用什么样的动作,才能劝解她、宽慰她。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人猝不及防。

晓玫意外撞见老公出轨,呆若木鸡

春节过后的一天下午,我接到晓玫的电话。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我有些惊讶。晓玫出差,去省城开会,不是说在福州吃过晚餐才坐车回来吗?翻开手机盖,接通电话,我刚想欢快地问:你怎么提早回来了?话还没出口,就听到晓玫在电话里泣不成声。

我的心,紧缩一下。电话里的晓玫,只是哭,哭得说不出一句话。我立刻扔下手上正忙着的工作,急急往晓玫家里赶。

在晓玫家里,晓玫两眼红肿、空洞无物地望着我。经我询问,我才知道——

会议让晓玫倍感无趣。会议结束前,晓玫打电话给老公:老公,我坐明天晚上的火车回去,半夜11点到家,你来接我吧。打电话时,晓玫斜躺在被子上,套一件大红花的睡袍,睡袍里是正红色的黛安芬胸罩和内裤。晓勤翘起白白嫩嫩的双脚,略带娇嗲鼻音,冲着话筒轻轻说:老公,我想你。晓玫想像老公拥着她的双手滑过她的肩胛,掠过她的腰枝,温柔地解开她的胸罩扣子……晓玫微微笑了。

拎着旅行包,晓玫匆匆往家赶,看一下手表,加快脚步。

给老公一个惊奇和惊喜。晓玫为自己的小小计谋而得意。

手表指针指向中午1点半,老公还没上班,一定在床上午睡着。晓玫想悄悄进家门,掀开被窝,制造一种突如其来的效果。老公会抱着她不再让她起来吗?

钥匙轻轻旋开门,晓玫一眼看到老公在卧室门口背对客厅,正弯着腰往腿上套西裤,撅着的臀部被红色三角裤紧紧裹着。那一抹红色,耀眼地进入晓玫眼帘。晓玫说,你起床了,要准备上班了?晓玫老公猛地转过身体,晓玫看到惊愕的表情凝固在她老公脸上。晓玫走进客厅中央,放下旅行包。突然,晓玫觉得不对劲。晓玫看了一眼慌乱的老公,再将目光转向卧室。

他们夫妻俩共同的床上,竟然坐着一个一动不动拥着被子的女人!

晓玫跌坐在地板上,呆若木鸡,两眼空洞。那个女人怎样穿戴整齐,怎样从容离去,晓玫看在眼里,视若无物。

晓玫离婚后,我一直陪着痛苦的她

事后,晓玫老公一句话不说,不解释,不道歉,不认错,只是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晓玫如泼妇一样大吵大闹。晓玫扯着老公往家外推:你给我滚!就这样,晓玫将老公轰出家门,让他回到他自己父母家去住,将儿子也赶到爷爷奶奶家。晓玫一个人自作镇静状,该上班时则上班,该和同事说笑时,则笑声不断。然后晓玫回家,蜷在床头,常常给我打电话:你来陪我吧。我总是飞快到来。

待晓玫稍稍平静,能够冷静看待老公出轨这件事情后,我对晓玫说:你可以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日子继续过;你可以把这件事刻在心上,时不时拿出来折腾你的老公;你也可以,离婚!

我要离婚!晓玫狠狠叫道。

晓玫说:我一想到那个女人在我的床上和我老公激情如潮,我就恶心。我怎样再和他一起过日子?再和他肌肤相亲?如今,只要我一想到他回家,和他躺在一张床上,和他过夫妻生活,和他在一个家里过日子,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我就恶心极了。

不久,晓玫离婚了,离得干净彻底,或者说,干脆利落。在她离婚之前和离婚之后那段最痛苦的日子里,我一直陪着她,充当她的精神支柱。

看晓玫无法从痛苦的泥沼中拔腿出来,我也难过。我能做的,只是常常陪着她。晓玫爱打扑克牌,我便常常约上两个朋友,叫上晓玫,四个人在茶馆里,边闲闲说话边打牌,消磨一个晚上的时间。有时,三缺一,我便叫老公江宏(化名)上阵,将牌局安排在我家。

然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好心、善良、关爱之举,是引“狼”入室,引“美女蛇”入室!我最好的女友,我最知心的女友,我亲如姐妹的女友,不知哪天,居然和我老公有了一腿!

这样的事情,千真万确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当事人最后才能明白。有几次,我心里也嘀咕:以前都是我安排好牌局,找不到人了,再叫上江宏,怎么这几次是江宏提出要打牌,然后我发现他已约好晓玫?但疑惑一闪就过,我没怎么往心里去。

晓玫和江宏暗度陈仓,我情何以堪

直到有一天,邻居吞吞吐吐对我说,看见晓玫多次来我家,我都不在家,只有江宏在家。邻居的话,让我很生气。我对邻居说:晓玫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别那么长舌,别乱说话,别乱猜疑。

终于,到了东窗事发的那日。那日,江宏说有应酬。半夜时,他打个电话回家,说喝多了,和朋友在宾馆开个房住,不回家干扰我的睡眠了。江宏的那个朋友是开宾馆的,江宏偶尔喝多时,曾在那儿住过。我没多想。哄睡儿子后,自己也睡去了。

一觉睡到凌晨5点,我突然醒来,再睡不着。

或许,在清晨的清醒中,人的思维特别敏锐、清晰吧?鬼使神差,我突然翻身起床,我要出门。我有一种预感:江宏在晓玫家。

我打了车,匆匆来到晓玫家楼下,一眼就看见江宏的摩托车停在那儿。我不敢相信。缓缓绕着摩托车走一圈后,仔细看车子,仔细看车牌。然后,我给江宏打电话。没人接。我一直打,一个接一个。终于,江宏接电话了。

我劈头问江宏在哪,他睡意深浓地说在宾馆里睡着呢。他没好气地问我有什么事,干吗吵醒他。我撒个谎,说儿子突然发高烧,要他赶快回家送儿子去医院。然后,我躲了起来。然后,我看见江宏从晓玫家的楼梯急急走了出来。

我居然很冷静。我打了个车,先江宏一步回到家。江宏回家,看见儿子睡梦正甜,我坐在床头冷眼看他。他立刻道歉,说不该喝太多。

我不想吵闹,不想揭穿江宏的谎言。说到底,我不想离婚。我开始冷淡晓玫,晓玫也因为心里有鬼,不再频繁给我打电话。

可几天后,江宏又说喝多了,不回家住。他叫他的朋友给我打电话。江宏那个朋友与我很熟,他证明确实是几个男人在一起喝酒。

在电话里,我笑着对江宏的朋友说:别喝太多,喝太多伤身体,不许你把我的老公灌醉。

一夜过后,又到清晨,我又来到晓玫家楼下。这次,找不到江宏的摩托车,不知江宏将摩托车停在哪儿。我暗自庆幸地想,也许上次江宏不是从晓玫家出来,这楼里有他的其他熟人,我毕竟没有捉奸在床呀!晓玫住5楼,我抬头看晓玫家的阳台。清晨的微光中,江宏昨晚穿的浅橘色衬衫在一排晾挂的衣物中,那么夺目、刺眼!

一时,我的浑身血液好像都涌到脸上,我抬着头,睁大眼看着。我揉揉眼,再仔细看。然后,我三步并做两步跑上5楼,气喘吁吁地擂响晓玫家的门。我大喊:晓玫,你给我开门!

门不开。无论我怎么敲都不开。我恶狠狠地喊:我要叫到全楼的人都起床为止!

门终于开了。我冲进去,看一眼江宏,看一眼晓玫,再看一眼茶几上的一杯残茶。我飞快抓起茶杯,将残茶泼向晓玫的脸。

江宏和晓玫分手,我竟有解气之感

疼痛从我的心里生出,是那种忍受不住的疼。一波一波。一波一波。这样的伤害,来自两个人,一个是最亲爱的老公,一个是最亲爱的女友,伤害便是双重了,宛若一把利剑穿心而过,拔出来后,前胸血涌如注,后背血涌如注,两个伤口都致命。

我去找晓玫,要她放手,要她给我一个解释和交待。我很激动,大骂她恩将仇报、无耻、下贱。晓玫一言不发,然后冷冷地对我说了一声:对不起。最后,她依然冷冷地说:你有本事,就管住自己的老公。

我管不住呀!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该如何处理呢?

我对江宏大嚷:我们离婚,你去和晓玫过吧。我几乎是歇斯底里,几天里,不吃不喝,不休不眠。

其实,心里,我不想离婚。当初,我和江宏谈恋爱时,家里所有人都反对。年轻时的江宏帅气、优秀,身边美女如云,风流韵事一件又一件。那时,他对我说:“和我在一起,你就是我最后一个女人。”如此体贴、柔情、呵护、关爱,他的嘴抹了蜜,每一招都准确无误重重击中我心底最柔软的部位。于是,我把心一横,偷了父亲藏起来的户口簿,与江宏领了结婚证。

我以为妻贤惠,夫能干,儿子降生,一天天健康活泼成长,从此一家人就能够这样稳稳当当过着幸福生活。没想到,情海生波,波涛汹涌,就此把我淹没。

我和江宏僵持着。或许我闹得太厉害了,没留给他回旋的余地,他就是咬着牙,不表现出后悔不迭的行为。被我逼急了,他就问我: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能回到没发生时,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想离婚,我也无话可说。

离就离呀,谁怕谁呢!

这样,我离婚了。离婚后,我独自带着儿子过一份简单的生活。然后,听说江宏和晓玫住在了一起。然后,有一天儿子从他爸爸处回来,对我说:爸爸和那个狐狸精分手了。我一听,竟有了解气、解脱之感。

采访手记

不要伤害

与朋友聚会时,总有人问我:最近听到什么精彩故事了?餐桌上,我有时缓缓叙述一些曲曲折折、惊心动魄的情节,常能引来议论声一片,让大家搁下筷子。

也常有人问我:你采写的这些情感故事,都是真实的吗?不是你编出来的吧?

我问过自己:我编得出来吗?答案是:我编不出来。即使我具有极其丰富的想像力,那些故事、人物、情节、感受……种种喜悦、伤痛、无助、困惑,我编不出来呀!

我在采访的过程中,我在采访后的写作中,经历着与倾诉者一样的迷乱、困惑、感受。然而,我又必须像一位心理医生一样,具有极为健全的心理素质,在倾听时,在倾听后的写作中,自觉承担开导义务。

因而,常听这样“悲惨”的情感故事,常写这样“悲惨”的情感故事,我痛苦呀。

因而,我真心希望:朋友是友好的,爱情是美好的,家庭是完好的。

记得,关于朋友,美国一个演说家给了如此麻辣注解:朋友是用来背叛的。这话偏激得很。但在生活中,我们听到的一些外遇事件里,“老公和女友好上了”的故事,绝不是第一次听说。

记得,关于爱,台湾作家张晓风说过这样一句话:爱一个人就是横下心来,把自己小小的赌本跟他合起来,向生命的大轮盘去下一番赌注。

记得,关于家庭,有人说,幸福的家庭就是吵架声比别家低一些的家庭。

所以,在友情中,我愿我们亲密无间,不要相互的伤害来源于最亲近的人。

所以,在爱情中,我愿男人和女人都有一颗善良心,以爱情为筹码,获得双赢。

所以,在家庭中,我愿“我是你的亲爱的,你是我的亲爱的”,永永远远。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幸运饺子
下一篇 : 偏心的爹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