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吴奇的周末
 更新时间:2024-04-22 05:37:25

1

吴奇的周末

有个叫吴奇的小伙子,快三十岁了也没找着女朋友。急呀,可急又有什么用?只能强忍着。

这天晚饭后,闲得无聊的吴奇懒洋洋地打开了电视机。换一个台,是爱情戏;再换一个台,还是爱情戏。按说小伙子都爱看爱情戏,可他一看到男女缠缠绵绵地绞在一起的镜头心里就烦 ,烦自己至今还是光棍儿一条!他就这么一个台一个台地换,换着换着眼前猛地一亮,原来有一台正播一条新闻,说的是一个小伙子,因为经常学雷锋做好事,终于被一位姑娘爱上并喜结良 缘。吴奇乐了,顿时受到启发:对呀,我干吗不学那小伙子,也寻些好事来做做,说不定哪天也能碰上那么一位姑娘,我不就……吴奇一蹦老高,当即决定第二天起个大早寻些好事去做,第 二天正好是周末,不用上班。

因为一心想着第二天做什么好事,想着能碰上什么样的姑娘,所以直到天快亮了他才迷迷糊糊地睡去。等醒来睁眼一看,都快十点了。他一跃而起,慌慌忙忙地穿好衣服一看,昨晚放好 的一双袜子怎么找也只有一只。没办法,只好又拿出了一双套在脚上,骑上自行车就冲出了家门。

吴奇骑着自行车来到市区的大街上,双眼东张西望地寻找着做好事的机会。寻着寻着,一位脚趾甲染得红红的姑娘骑着自行车超过了他,巧的是那姑娘的自行车座套就在这时掉了下来。 吴奇心里一动,随即跳下了车,拣起座套骑上车就向姑娘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盘算着怎么还给姑娘才能赢得她对自己有所好感。眼看就要追上姑娘时,红灯亮了。吴奇没注意闯了红灯,被 警察拦住了,而那位姑娘却眼看着骑远了。

吴奇被警察带到了路边,问他为什么闯红灯?他支支吾吾地说在追一位姑娘。警察说你们认识?吴奇摇了摇头说不认识,警察一听瞪了眼:你不认识追人家干吗,有病啊你?吴奇举了举 手中的座套,说我追她是为了还给她座套。这时已围上了好多看热闹的群众,一个个指手划脚地盯着吴奇的后腰乐。警察觉得奇怪,让他转过身去。等吴奇把身子转过一看,警察也憋不住乐 了。原来吴奇找不着的那只袜子,正在后腰带上别着呢,小风儿一吹,破了两个洞的袜子摇摇摆摆的。就在这时,一位姑娘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进来,这位姑娘正是丢座套的那位。吴奇赶紧 将座套递了过去,那姑娘谢过吴奇就骑车走了,吴奇却因闯红灯被罚义务维持交通半小时。而那位姑娘给吴奇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那染得红红的十个脚趾甲盖儿。

2

半个小时后,吴奇沮丧地离开了维持交通的路口,骑上车没有目的地往前骑去,忽然“砰”的一声,听声音,他知道是自己的自行车的车胎爆了。呸!吴奇狠狠地骂了一句,跳下车来寻 找修车店。

吴奇来到一个胡同口,见胡同口正有一个修车的。走近一看,是熟人大张。大张见他要补胎,便说你来得正好,我要去厕所,正愁没人给我看一会儿呢。大张说完站起身就走,走了两步 又笑嘻嘻地对吴奇说:“你先自己扒车胎,自己能补就先补着,反正我也不收你的钱。”说完就急匆匆地向胡同内走去。

真他妈的奸!吴奇骂了一句,只好自己动手扒车胎。刚扒了没几下,一双染着红脚趾甲的脚伸到了吴奇的眼前。吴奇抬起头,哇,是她,那位丢座套的姑娘!

姑娘也认出了吴奇,惊喜地说:“是你呀,你是修车的?”

“不,啊?哦,我是修车的。你的车哪儿坏了?”吴奇一想正是机会,马上热情地说。

“我的车链条断了,你看能修吗?”

“能,能,小毛病,好修。”

“那得多少钱?”

“嗨,我修车的一贯宗旨是:小毛病不收钱,大毛病少收钱,打气不收费,还白送气门芯。”

“那你不赔了吗?”

“跟你说实话吧,我是有正式工作的,在师范大学当维修工。修车,只是周六周日的事。不为赚钱,只为方便群众。”吴奇一边说,一边就开始给姑娘修起了链条。

“那你可是活雷锋了。”姑娘笑着说。

听姑娘这么一说,吴奇心里真比喝了一罐蜜还甜,忙说:“不敢当不敢当,向雷锋同志学习。”吴奇嘴上这么说着心里那个甜啊,可面对链条却不知从哪儿下手。用力用钳子掐,用锤子 敲,断了的那节链条没卸下来,可那卡片却“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正巧一个卖气球的从这儿路过,卖气球的扛着一根杆儿,杆儿上绑满了充足了气的气球。飞出的卡片正好击在一个气球上 ,那个气球“啪”的一声炸了,卖气球的吓了一跳,吴奇和那位姑娘也吓了一跳,便都把目光盯向了那些气球。更奇怪的是这个气球炸完后,接着又“啪”的一声炸了一个,紧接着那七八十 个气球竟一个接一个的全炸了,最后卖气球的手里举着的只剩挂满了气球皮的一根秃杆儿了。

那姑娘先是吓得尖叫,跟着就乐了,接着是吴奇,乐得满眼是泪。

卖气球的半天才回过神来,傻愣愣地望着手中的秃杆儿,又傻愣愣地望着大笑不止的吴奇和那位姑娘,说:“怎么回事呀大哥,怎么全炸了?”

吴奇忍住笑,说:“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时,那个小卡片儿从一个气球皮中掉了下来,卖气球的捡起来看了看,又看了看吴奇手中的锤子和那根断链条,一下子全明白了,便举着小卡片急赤白脸地对吴奇说:“大哥,你、你 得赔我。”

吴奇不想抵赖,他要向雷锋同志学习,就当着姑娘的面很痛快地说:“说吧,赔多少?”

卖气球的一看吴奇痛快得像个傻瓜,便灵机一动报出了全部气球两倍的价钱。没想吴奇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就痛快地接受了,而且还满潇洒地对姑娘说:“值,花这么点儿钱听这么多的响 儿,值了。”说着就往外掏钱。没想当吴奇掏出钱时,卖气球的却拔腿就向胡同内跑了去,仿佛吴奇掏出的不是钱而是手枪。吴奇和那位姑娘不解地相互望了望正要说什么,身后传来了一声 汽车的刹车声。回头一看,一辆写有城管字样的130汽车已停在了旁边。接着,四五个城管人员从车上跳了下来,抓罪犯般就把吴奇围在了中间。没容吴奇醒过神来,一个大胖子冲吴奇吼 上了:“好小子,今儿个我看你还往哪儿跑!”说完冲那几个人一挥手,说:“全给我扔到车上去。”那几个人便往130汽车上扔大张的修车工具和三轮车。

吴奇这才明白了,急忙对胖子说:“哎呀你们搞错了,我不是修车的,我只是给熟人看一会儿摊子。那人去厕所了,一会儿他回来,我怎么向人家交待啊?”

胖子嘿嘿一笑,但立即又板起了脸,凶狠地说:“少跟我扯这个蛋,这摊不是你的?”胖子看了一眼正要推车走的姑娘,忙把她喊住了,说:“刚才,他是不是给你修车来着?”

那姑娘点了一下头,说:“我的车链条断了,他说一会儿就修好,可捣鼓了半天也接不上,一看就是个蒙事儿的。”

吴奇正要跟姑娘发火,一眼看见大张正从胡同内走过来,便急急地指着大张说:“你们看,他来了。”

胖子和那几个城管人员往胡同口望时,大张早已见势不妙又溜回去了,走过来的却是一位推着儿童车的老太太。

胖子急了,对吴奇吼道:“好小子啊,涮我们是不是?走,跟我们走一趟。”

眼下的吴奇真是有八张嘴也说不清了,只好自认倒霉地上了城管的车,心里愤愤地骂:大张啊大张,今儿个你他妈的算是把我给坑苦了!

3

吴奇从城管大队出来时,天已过了中午一点。早饭没吃,午饭也没吃,可他肚子一点儿不饿。身上带的二百块钱被罚了,自行车也被扣了,满肚子全是气儿,就是摆上满汉全席,也一口 吃不下了。吴奇越想越气,妈的,好事再也别做了!自行车没了,吴奇只好步行往家走去。

吴奇往家的方向走着,走到一条胡同口时往里一看,看见胡同内围了一大群人,人群中还不时地传出叫骂声。吴奇站住看了两眼,就向人群走了过去。挤进人群一看,原来是两个流氓在 欺负一位姑娘。让吴奇上火的是,这么多围观的人竟没一个上前阻拦。吴奇想上去阻拦,可一看那大胖子流氓的后背和那一头黄色的长头发,吴奇又发怵了,只好咬着牙看着。就在这时,大 胖子把头回了过来,一看大胖子的脸,吴奇立即想起了罚自己钱扣自己车的那个城管的大胖子,满肚子的火噌地就蹿了上来。王八蛋!吴奇大骂一声,像头雄狮般就冲了上去,三拳两脚,大 胖子流氓就被吴奇打倒在了地上。正当他挥拳又要向另一个流氓打去时,两个警察跑上来把他架住了,一个小警察还直冲他发火:“干什么干什么,捣乱是怎么着!”

吴奇更火了,冲着架他的警察就喊:“你们不去抓流氓,干吗跟我过不去?你们是什么警察?”他见周围的人都在冲他笑,心里就犯开了嘀咕:心说今儿个这些人怎么都黑白不分了?就 在这时,一个大胡子男人走到了吴奇面前,温和地说:“对不起了年轻人,我们这是在拍电视剧。”

吴奇一听傻了,心说我今儿个怎么尽碰上这丢人现眼的事?他看了一眼还在冲他笑的观众,脸一红,扭头就要走,却被大胡子一把拦住了,说:“你先别走。”

吴奇吓了一跳,心说还要罚钱是怎么着?便有些胆怯地对大胡子说:“您这是……”

大胡子笑了,说:“别急,我是这部电视剧的导演,见义勇为这场戏我们拍好几遍了也不满意,刚才你的动作包括表情,都十分符合剧情的要求,所以我决定请你饰演这个角色,你看怎 么样?”

吴奇一听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我可演不好,再说您看我这模样长的,哪能当演员啊,不行不行。”

“行。”导演坚定地拍了一下吴奇的肩,赞赏地说,“刚才我就看出来了,你长得很像名演员于荣光。他长得也不怎么样,可他演硬汉子那是一绝。”

“可、可我从没演过戏啊。”

“别害怕,大胆地演,来,试试看,就像刚才那样,怎么样?”

吴奇想了想,说:“那就试试。”

“好。”导演十分高兴,满有信心地把剧情跟吴奇说了一遍,最后又说:“好在这场戏没有你的规定台词,想怎么骂,想怎么打,都随你的便。”

吴奇不知怎么也来了劲头,说:“好,开始吧。”

本来导演对吴奇抱有很大的希望,吴奇的信心也很足,可导演一喊开始,吴奇却紧张得连路都不知怎么走了。导演无奈地摇着头说:“没告诉你是在拍戏,你比真的还真;可现在,你怎 么顶不上劲了?”

吴奇尴尬地说:“是啊,我也奇怪,像我们这些老百姓,平时要是玩真的还行,一玩假的怎么就不如你们了呢?嘿嘿,对不起了导演,这戏我演不了,我得走了。”

4

吴奇回到家门口时已快下午三点了,这才感到又饥又渴。他在家门口的小饭馆喝了两扎啤酒吃了一碗冷面,回家就躺下了。也许是啤酒的作用,也许是太累,躺下不大一会儿就呼呼睡着 了。

吴奇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那个染着红脚趾甲的姑娘。姑娘对他说:“虽说你这一天冒了不少傻气,可你这人还是挺好的。努力吧,只要坚持下去,会有姑娘爱上你的。”姑娘说完这话就 跑,吴奇就追,追呀追呀,吴奇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就摔了个大马趴,“哎哟”一声,吴奇从梦中醒来了。

这时天已到了傍晚,吴奇回想着梦中的情景和姑娘对他说的话,越想越觉得这是一种预兆,不然为什么今天会碰上她两次呢?有二就有三,吴奇坐不住了,赶忙梳洗打扮了一番,而后兴 冲冲地又走出了家门。他有一种感觉,感觉今天还会碰到她,他相信自己的感觉。

吴奇怀着一种美好的愿望与感觉走在人行道上,由于心情特别好,他感到过往的行人都是那么的亲切,好像都在向他祝福,这使他更加相信今天傍晚一定会发生让他意想不到的事……

让吴奇意想不到的事果然发生了。当他走到一个胡同口时,发现胡同内一不远处围着一大群人,从人群中还传出了哭喊声。他判断出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正要往里挤,猛地想起会不会又 是在拍电视剧?于是就在人群周围查看,看了半天没见有维持秩序的警察和摄像机一类的东西,便小心地问一个人群边比他大的男人:“大哥,这里是不是在拍电视剧呀?”

“什么呀?”那人愤愤地说,“大白天的就拦路抢劫,还打人,唉,这么多人看着,也没人管。也难说,谁敢管呀!”

吴奇“嗯嗯”了两声就又在人群外面转,转着转着,终于把牙一咬,使劲分开人群,几步就冲了进去。定睛一看,是两个本地的小伙子在打一个外地的小伙子,外地小伙子已被打得满头 是血倒在了地上。吴奇的怒火上来了,拳头握紧了。冲着那两个打得起劲的小伙子大喝一声:“住手!”

那两个小伙子一愣,立即停住了手,可回头一看是比他们矮半个头的吴奇时,立即又恢复了原来的凶相。吴奇这时也才看清这两个小伙子的真实面目,一个小胡子,一个黄头发。

小胡子冲黄头发一挤眼,怪里怪气地对吴奇说:“怎么着哥们儿,想挡道儿啊是怎么着?”

吴奇冷冷一笑,说:“那要看是什么道儿,歪门邪道儿,今天我就是要挡。”说完这话,吴奇自己都惊讶自己今儿个是怎么了?吃了豹子胆了?不但话说得如此有力、如此镇静,而且简 直就像电视剧里的台词。

“行啊哥们儿。挡道儿?那要看看它乐意不乐意了。”黄头发说着就从怀里抽出了一把尖刀,指着吴奇狞笑着说,“哥们儿要是有种,就上来比试比试!”

望着眼前的尖刀和凶相毕露的黄头发和小胡子,吴奇心里直冒凉气,腿也开始发抖,心说这回要他妈的倒血霉了。他求助地看了周围一眼,却见周围的人已自觉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像看 杂耍表演似的给腾出了一大块场子。完了,这下是要完了,一股悲壮涌上了吴奇的心头,蓦地,这股悲壮在吴奇的心中化作了一股愤怒与冲动,吴奇的全身立即凝聚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并下 了要与歹徒拼一死活的决心!就在这时,黄头发已挥刀向吴奇刺了过来,吴奇猛地往旁一闪,同时“啊——”的一声大叫,右脚乘势向黄头发踢去。“咕咚”一声,黄头发被踢了个狗吃屎。 吴奇一步上前,想将黄头发手中的尖刀夺过来。然而晚了,小胡子已从后面向吴奇袭来,一刀刺中了吴奇的后腰。吴奇“啊”的一声一个趔趄险些倒下,却又顽强地挺住了。就在小胡子又要 举刀的一刹那,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地响起。小胡子一惊,随即拔腿就向胡同深处跑去。黄头发从地上爬起来也要跑,却被吴奇一扑紧紧地抱住了后腰,两人便一同倒在了地上。黄头发想挣 开吴奇爬起来,却怎么也挣不开,便气急败坏地用尖刀乱扎吴奇,顷刻间,吴奇便成了血人……

5

当吴奇醒来时,他已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周围,是公安局的领导和他单位的领导及一些医护人员。领导们亲切地问候之后,一位护士递给了吴奇一束鲜花。护士告诉吴奇,说是一位姑 娘送来的。姑娘?吴奇心里一动,急忙打开了夹在鲜花中的纸条,只见上面写道:

你是好人,是真正的男子汉。下班后,我会来守护你的。

爱你的一位姑娘

是她吗?吴奇急忙问那位护士:“那位姑娘是不是染着红脚趾甲?”

“是。”护士笑了笑说,“她说她认识你,还说你给她送过自行车座套,给她修过自行车链条。”

啊!真的是她!吴奇笑了,笑得那么幸福,幸福得两眼泪光闪闪……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死亡老屋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