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模范夫妻”输给了生活
 更新时间:2022-07-01 09:11:50

2014年7月31日,安徽省六安市四届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六安市人大常委会关于许可对市四届人大代表何涛采取强制措施的决定》。全国道德模范、安徽省六安市人大代表何涛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六安市公安局裕安分局刑拘。

“模范夫妻”输给了生活

2014年8月8日,笔者赴六安采访,侯灿向笔者艰难地袒露心迹

爱情是一回事,

婚姻又是另一回事

两人的爱情遭到了何涛家人的强烈反对,父母以断绝关系要挟何涛回心转意。可何涛不为所动,她觉得一辈子能遇上一个爱的人不容易。就在两人憧憬美好未来时,一场灾难悄悄降临。

就在这时,何涛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心里明白,这也许是侯灿唯一一次做父亲的机会,她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因为借不到钱,侯灿的家人决定把他送回老家治疗。何涛义无反顾地跟随侯灿来到了六安。何涛本以为命运已经沉到谷底,然而到了侯灿老家以后,迎接她的却还有一个噩耗:侯灿的母亲得知儿子出事后忽然中风,半身偏瘫;父亲深受打击身体也出了问题。

同时照顾两个瘫痪病人,何涛没有一句怨言。从小生长在城市里的她为了侯灿甘心留在这个小山村,在西河口乡卫生院找了份工作。从未做过家务的她主动挑起了这个家的重担,从一个上海姑娘变成了一个山里媳妇。

2006年5月25日,何涛顺利生下儿子。在朋友的资助下,他们举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

2个瘫痪病人,1个年幼的孩子,这一切都压在了何涛肩上,她就像不停转动的陀螺,不能停下来也不敢停下来。每天晚上下班后,她得忙着回去给家人做饭。安顿好儿子后,再给婆婆擦身子喂饭,之后再料理丈夫。靠着每月几百元的工资,何涛硬是把家人都照顾得好好的。她深深明白一点:爱情是一回事,不高兴你可以抽身离开,可一旦步入婚姻,不仅要有福同享,更要有难同当。

2008年,何涛被授予中国好人荣誉称号;2009年9月,她被评为孝老爱亲全国道德模范。拿着政府奖励的10万元和好心人捐助的8万元,何涛决定带着侯灿去上海治疗。

何涛把儿子托付给亲戚,带着丈夫来到上海。他们租了一间小房子,何涛一边陪着侯灿求医问药,一边去做钟点工赚钱。

一天晚上,何涛下班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租住的小屋,发现屋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视机微弱的光芒闪动。何涛的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快步走到侯灿床前,床上的侯灿转过头,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费力地朝她举起了手。何涛惊喜地发现,侯灿一直没有知觉的手能动了。虽然他的手只是稍微活动了一下,但这一点点的好转足以让何涛喜极而泣。很快,钱花完了,何涛带着丈夫再次回到六安。考虑到她家的实际情况,政府把何涛从西河口乡卫生院调到了裕安区妇幼保健所上班,主要负责婴儿出生医学证明办理、婴儿听力筛查、新生儿疾病筛查及体检等,还给他们分了一套50平方米的廉租房,每个月租金50元。

生活有多苦,

苦到忘记了甜的滋味

坐在儿子的小床边,握着他的小手,何涛泪流不止。她突然想起丈夫和婆婆还在家,而公公虽然在家,但身体不好,根本照顾不了两个瘫痪病人。何涛忙把儿子托付给值班护士,赶回了家。

到家时,已是凌晨1点,何涛赶紧给丈夫和婆婆洗了身子换了衣服。看着疲惫的妻子,侯灿一脸歉疚,如果不是妻子照顾得好,自己也许早就不在人世了。何涛不想说话,只是静静地给丈夫喂饭。侯灿问她:孩子怎么样了?何涛答了一句:退烧了,刚睡着。夫妻俩突然陷入一种无言的尴尬中。侯灿深叹一口气,对妻子说:都是我连累了你,我应该让你走,可我舍不得。如果你离开了我,我觉得我会活不下去。

此前,每当丈夫说这些的时候,何涛总会劝他,给他信心,这次,她太累了,已经没力气说话。收拾完家里,何涛又回到医院。路上没有一个行人,静得能听见自己走路的声音。想想一团乱的家和未知的将来,何涛很想哭。她爱侯灿,爱这个家,可她不知道,仅仅凭着她的爱,她能否撑下去。作为女人,她多想在累的时候,有个肩膀可以依靠,可这对她来说是奢望。日子实在太苦,苦到她几乎快忘了甜的滋味。

何涛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病房,刚进病房,就听见孩子蒙着被子小声抽泣。见到妈妈,孩子一下子扑进她怀里:妈妈,我怕,你去哪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刻崩盘,搂着儿子,何涛再也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

看着孩子哭泣的小脸,何涛一阵阵心酸。这些年一路风风雨雨,她尽了最大的努力照顾这个家,却依旧不能像普通家庭一样过得幸福。她对得起老人,对得起丈夫,然而却偏偏亏欠了孩子。

何涛怀孕时侯灿正好出事,那段时间她过度劳累,营养也跟不上,孩子生下来后身体十分孱弱,然而何涛却没法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在孩子刚满月时,她就因为要陪丈夫外出看病,把孩子托付给侯灿的姐姐照顾。别人的孩子都是家中的宝,要什么有什么,而她却连为孩子买件新衣服都要再三犹豫。孩子从小就十分懂事,从不会像别的孩子那样要这要那,还会主动照顾爸爸和奶奶。然而孩子越是懂事,何灿越觉得亏欠他。这次孩子生病,她连2000元的住院费都拿不出来,以后孩子要花钱的地方更多,到时候她要怎么办?

儿子出院后,何涛更加坚定了要给丈夫治病的想法。她觉得,如果丈夫身体能好转,就算不能帮她,只要他能自己照顾自己,她身上的担子也会轻很多。

回到房间,何涛沉默不语。侯灿的心情也很复杂,一方面他渴望站起来,像个男人一样养家糊口,另一方面,他也知道,自己这辈子怕是只能这样了,花再多的钱也治不好他的病。侯灿恳求妻子给他买台电脑,虽然手不方便打字,但他可以说话。现在网络很发达,也许他能在网上找份工作,挣点钱补贴家用。

模范的光环被剥去,

婚姻的路该往哪走?

有了电脑后,侯灿曾在网上找过一些工作,可都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有结果。

2013年6月的一天,侯灿在论坛上闲逛时,无意中看见有人发帖,说想要高价为超生的孩子购买一个出生医学证明。侯灿忙在网上搜索买卖出生医学证明,出来好多新闻。在一些论坛和网站上,有人公开叫卖,每张价格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走投无路的侯灿顿时有了主意,妻子在裕安区妇幼保健所上班,主要就是负责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的手续。有这样便利的条件,侯灿心动了。然而妻子为人善良,绝对不会同意做这件事,而且在他们困难的时候,有那么多好心人帮助过他们,他们不能失了良心。

2013年7月,何涛的父母和两个姐姐见何涛实在可怜,出资40万元为她在合肥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每月需还贷3700元。虽然何涛把房子租了出去,但租金远不够还贷的。作为男人,侯灿真想帮妻子一把。他告诉自己,只要挣几万块钱,缓解一下家里的经济压力就收手。

当晚何涛回来后,侯灿跟她说了这事。一开始,何涛强烈反对:这么做犯法,被人知道不仅丢了工作,我们还得坐牢。咱家是缺钱,但钱得从正道上来。无论侯灿怎么劝,她都不答应。最后侯灿叹了口气说:我也是为咱们这个家着想。我的病是没什么希望了,可是现在孩子大了,以后哪里都需要用钱,咱们现在恐怕连供他上大学都困难。丈夫的话让何涛陷入了沉思。孩子好不容易有机会到市里读书,而想让孩子以后接受更好的教育,她现在的收入肯定不够。自己生活上吃些苦也就算了,孩子的前程可不能有一点马虎。何涛作为妻子和母亲,这一次,她选择了自私。

第一次从医院偷拿盖章的空白医学证明时,何涛紧张得手心直冒冷汗。她的内心充满了犯罪感,但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忍受着良知的煎熬,一次次这样做。

渐渐地,侯灿开始有了固定的客户,他的出生证大都卖往河南、浙江和山东菏泽,一些没有发证资格的医院也成为了侯灿的客户。实际上,侯灿是把裕安区妇幼保健所的空白出生医学证明卖给了中间商,对方拿到空白证后,继续制证高价销售。这些买卖的具体过程都是侯灿独自经营,何涛只负责带回出生证明,对于细节,何涛则一无所知。

侯灿的交易一直很隐秘,他侥幸地以为自己做的这些不会被人发现。然而他没有想到,他的一个客户拿着买来的出生证去给孩子上户口时引起了当地派出所工作人员的怀疑。工作人员认为大老远到安徽六安生小孩很不合理。当地警方给开具《出生医学证明》的裕安区妇幼保健所去函询问,妇幼保健所当时对《出生医学证明》被出售的情况并不知情,回函称对方的证明是假的。经过当地警方的追问,那名客户承认出生证是在网上购买的。警方马上开始追查,顺藤摸瓜,一路追到了侯灿,也牵出了何涛。

2014年7月31日,何涛的六安市人大代表的资格被终止。8月7日,相关部门批准撤销何涛的全国道德模范称号。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事情发生后,侯灿无比后悔。他本来是因为不愿拖累何涛,才想找个赚钱的办法帮何涛减轻负担,没想到他的一时糊涂反而害了何涛。最苦的日子他们已经走过来了,在日子终于渐渐现出曙光的时候,侯灿却走错了方向,让这个家庭再次陷入前所未有的黑暗。在为侯灿扼腕叹息的同时,人们也不禁担忧,这对经历过无数考验的爱人还能挺过这一关吗?他们的婚姻之路又该往哪走?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