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错打的电话引发四起矿难
 更新时间:2022-06-26 16:40:34

农家女如此脱贫

错打的电话引发四起矿难

1979年,李春红出生于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高中毕业后,为减轻父母负担,李春红独自来到昆明打工,在一家旅游公司当前台。工作期间谈过一个男朋友但分手了,之后一直单身。

在大城市待久了,李春红更加感到家乡的贫穷,她希望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给他们盖套新房子。李春红听一位老乡说,河北邯郸有很多铁矿,急需大量工人,工资开得也高,她动心了,立即辞掉工作赶过去。可一打听才知道,矿上不招女工。灰心的李春红只得背着行李到矿井边的一家饭店坐下,盘算着下一步怎么办。

饭店老板娘吴淑萍听说李春红想去矿上打工,连连摇头:“你知道矿底下干的都是什么活吗?你这皮薄肉嫩的,哪受得了那些苦?”李春红更沮丧了:“我这么远跑来就是为挣点钱,不想就这么回去。”老板娘见她眉清目秀,提议道:“要不你就留在我这帮忙?”正愁没出路的李春红立马答应下来。

李春红发现,常来吃饭的矿工中有几个人跟吴淑萍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他们经常在一起嘀咕什么,而且这几个人跟李春红是老乡,都是云南巧家县人。饭店的日子虽清闲,可挣不了什么钱,李春红常常唉声叹气。吴淑萍看在眼里,她觉得李春红一心想挣钱,又漂亮,是个能干大事的女人,于是心里有了一个胆大的计划。

一天晚上,吴淑萍来到李春红的房间,握着她的手说:“妹子,我看你人机灵,模样又俊,有个挣钱的路子,不知你敢不敢走?”李春红有些不明白:“什么挣钱的路子?”

吴淑萍压低声音说:“咱这附近都是矿井,井里死几个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一般出事后矿主都是赔钱了事,最少也得赔几十万,这钱可是你一辈子都挣不来的。”

李春红没听明白:“矿里赔钱不是赔给死者家属吗?跟我有什么关系?”吴淑萍神秘兮兮地说道:“如果咱们有‘亲戚’或者‘老公’在矿井底下出事,这钱不就能拿到手了嘛。”李春红一头雾水。吴淑萍解释说:“咱们找个人下井,再让他在井底下出事,这赔偿金就是咱的了。”

李春红吓得脸都白了:“去哪找这么个人?再说害人的事我不干。”“要想挣钱就得心狠,这矿底下出的事多了,多死个人也不算什么。我实话跟你说吧,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干,你那几个老乡也都在里面,我什么都安排好了,事一成你就能挣好几万。姐是心疼你才告诉你,姐不让你下井,也不让你动手,你只要把人骗到矿上,这几万块钱就到手了,你好好想想。”

吴淑萍走后,李春红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理智和良心告诉她,这事不能干,可一想到远在老家的父母还盼着她拿钱回家盖新房,她便觉得心里有上千只蚂蚁在爬。整整思考了半个月,李春红最终还是拒绝了吴淑萍的“邀请”。吴淑萍也没多劝,反而好心地让她回家看看爸妈,并且预支了她半年的工资。

回到家后,看着女儿挣来的钱,父母苍老黝黑的脸上显露出浓浓的喜悦,母亲握着她的手又笑又哭:“秀儿,苦了你了,等咱家盖了新房,下雨天不漏雨,下雪天不灌风,我跟你爸就满足了。”母亲的眼泪让李春红又心酸又心疼。

在家待了五天,李春红又犹豫着回到了吴淑萍的店里。这次回来,吴淑萍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变化,便总是在她耳边嘀咕劝说。除了她,那几名老乡也都帮着劝,他们一再保证这事绝对万无一失。对金钱的欲望慢慢战胜了恐惧,李春红心动了。

骗人相亲,

那是带毒的“致命陷阱”

李春红最终同意入伙,吴淑萍给了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手机号码和一个名字。这就是吴淑萍选定的对象,39岁的马有才。

对于谋害对象的选择,吴淑萍有自己的一套标准,她喜欢挑选那些家庭贫穷、关系简单的人,这样的人即使在外面出了事也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马有才与吴淑萍团伙中的另一个成员马国宝是老乡,都是云南巧家县人,因为马有才家里穷,39岁也没人愿意和他结婚。吴淑萍让李春红装作拨错号码,给马有才打去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马有才的声音传了过来:“喂?”李春红很紧张,结结巴巴地说:“哥,你在外面打工还好吧?”马有才愣了一下说:“你谁啊?打错电话了吧?”李春红故作意外地说:“啊,我看看……哎,真对不起,我按错了一个号码。”马有才有些憨厚地笑了笑:“没事,你哥可真有福,出去打工还有你这个妹子记挂着。”李春红马上接过话头:“大哥,你也在外面打工吗?”马有才说:“上个工地刚干完,现在回老家了。”

面对完全没有戒心的马有才,李春红慢慢放松下来。无意中,李春红又透露出自己家住云南巧家县。马有才激动地说:“我也是巧家县的,真巧啊!”一个打错的电话,竟然能遇到老乡,马有才觉得这是天大的缘分。

之后,李春红经常给马有才发短信,对他嘘寒问暖,两人有时还会聊到大半夜。一来二去,马有才很快沉迷在李春红的温柔攻势下。见时机成熟,李春红提出让马有才来河北打工:“你要是真想和我在一起就来找我,这边有很多矿,咱俩一边打工一边挣钱,挣够了钱就结婚。”

马有才对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媳妇自然是百依百顺,马上收拾行李来到邯郸市。人被骗来以后,吴淑萍指示李春红找个机会把马有才的身份证偷偷弄丢。这是计划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吴淑萍早就想好了每一个细节。矿上的工作人员需要工人的身份证审核身份,为了以后骗取赔偿金更加方便,吴淑萍要为马有才改变身份,把他的身份证换成自己熟人的身份证,这样以后家属来索赔就更加顺理成章。

李春红故意弄丢了马有才的身份证,马有才急得团团转。李春红对他说:“你别着急,补办身份证太麻烦,还得回老家,这一来一回也得浪费不少路费和时间。我先找亲戚借张身份证给你用吧。”丝毫没有起疑的马有才欣然同意。

吴淑萍有一个外甥女名叫杨兰,杨兰的丈夫朱国定与马国宝年龄相仿,吴淑萍让杨兰把朱国定的身份证寄了过来,顺理成章地把马有才的身份换成了朱国定。

一切准备工作完成,李春红把马有才送到了吴淑萍一早选定的万兴铁矿。在矿上做了两个月,马有才用节省下来的钱给李春红买了一条银项链。握着项链,李春红心里五味杂陈,她能看出来,马有才是真心对她好,他全心全意对自己,可自己却实施着如此邪恶的计划。一连多天,李春红都显得心事重重,她甚至想跟吴淑萍说算了吧,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见李春红变得犹犹豫豫,吴淑萍决定提前实施计划。 2012年5月24日,罪恶的计划开始实施。王建国、赵小虎负责放风,徐华城、李俊趁马有才不备,先后持铁锤朝他的头部猛砸数下,将他打倒在地。面对突如其来的谋害,马有才完全没有防备,王鹏程将马有才拖至巷道,李俊、王鹏程分别用铁撬棍、排险管撬起巷道顶部的石块,砸在马有才身上。确定马有才已经没有呼吸之后,他们将现场伪造成矿难的样子,然后把马有才遭遇“矿难”的消息告诉矿方的负责人。矿方为了息事宁人,按照“朱国定”生前留下的资料,通知了他的家人,希望赔钱了事。

在吴淑萍天衣无缝的计划之下,马有才死得悄无声息,他的生命如同一点微弱的萤火,熄灭在几百米深的黑暗矿井之下,对于他的离去,他的亲人毫不知情。而吴淑萍却带着杨兰、杨兰的哥哥等人前来谈判,堂而皇之地拿走了62万元赔偿金,李春红分到了3万块钱。李春红用这些钱给家里翻修了新房,可只要一想起冤死的马有才,她的心便隐隐作痛。

连番作案,

冤屈的灵魂终见天日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李春红的胆子大了起来。这种轻松的赚钱方法让她彻底丧失了良知,仅仅过了一个多月,李春红和同伙就锁定了下一个谋害对象——31岁的黄华。黄华的老家在四川省宁南县白鹤滩镇和平村,因为贫穷,他也成了大龄单身男青年。

李春红用谎称打错电话的老办法骗取了黄华的信任,说愿意做他的女朋友,让他来河北打工,一直愁着找不到女朋友的黄华立即收拾行李去了河北。

李春红答应黄华可以跟他结婚,但要先挣钱。黄华使劲点头:“那是,我可不能让你跟我过苦日子。”李春红说:“我在矿上有熟人,可以安排你进去打工。活虽然累点,可挣的钱多。”黄华半点疑心也没有,他拉着李春红的手说:“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什么苦我都能吃。”

李春红故技重施,故意弄丢了黄华的身份证。吴淑萍早就在暗中为黄华选好了合适的冒充对象,她的四姐吴燕红有一个女婿叫秦子豪。秦子豪1983年出生,和31岁的黄华年龄相仿。吴淑萍把杀人骗保的计划告诉了四姐,并且向她许了好处。吴燕红马上让女儿许金花把秦子豪的身份证寄给了吴淑萍。在安排黄华下矿时,他的身份就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替换成了秦子豪。

2012年7月27日,李春红把黄华带到了河北省涉县西戌镇“杏仁峧”志勇铁矿。李春红让黄华好好干活,并说过几天再来看他,黄华满口答应。

然而6天之后,黄华没有等到一心期盼的女友,却等到了工友们丧心病狂的铁锤。那是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晚上9点多,矿井下传来一阵沉闷的爆破声,然而爆破声很快被轰鸣的雷声掩盖。没人知道这时的矿井下,一个鲜活的生命正被残忍地杀害,这阵爆破声仿佛是黄华留在人世间最后的哀鸣。

黄华死后,矿方让工友通知他的亲属来处理后事,商量赔偿事宜。接到“秦子豪”死讯赶来的亲属有秦子豪的妻子许金花、岳母和小姨等人。他们没有过多询问死者的情况,直接提出索赔100万。亲人去世,家属却如此漠然,许金花的脸上更是看不出一丝一毫丧夫的悲伤和哀痛,矿上的负责人觉得有些蹊跷,决定报警。

看到赶来的民警,家属慌了,提出的赔偿金额从100万陡降到20万。引起了民警的重视,他们来到矿难现场,对比了死者与秦子豪身份证上的照片。从黄华被砸得血肉模糊的脸上,依稀能辨认出他与身份证上的照片并不相像。而在死者的背上明显看得出有钝器击打过的伤痕,颅骨等部位也有塌陷。民警希望找到当时与死者同班的工人问个清楚,然而他们却突然间神秘地失踪了。

在现场,民警还发现了其他的异样。爆炸现场并没有太多的血迹,巷道上竖直地摆放着一把铁锤,而按照常理,发生爆炸后,铁锤不应该摆放得这样整齐。民警对这把铁锤进行了检验,发现铁锤有强烈血迹反应。结合死者身上的伤痕,民警做出了推测:“秦子豪”并非死于矿难,这把铁锤应该就是真正的杀人凶器。

在民警的询问下,秦子豪的岳母终于说出了实情。涉县公安局对这起案件非常重视,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追捕犯罪嫌疑人。随着民警的深入调查,终于还原了那个雨夜发生在矿井下的罪恶的真相。

那晚吃过晚饭后,黄华和工友徐华城、王鹏程、陈荣来一起,来到矿井下干活。徐华城趁黄华不备,突然挥起铁锤朝他的头部猛击。黄华倒下后,徐华城又上前朝他的头部狠狠地补上了两锤。随后,陈荣来接过铁锤,对着黄华的面部连连重击,意图毁容。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跳蚤和绵羊
下一篇 : 王杰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