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瑜伽爱情,发一个悠长的呆
 更新时间:2024-06-21 21:39:36

有些爱情,虽然时间太长,机会无数,却从不付诸行动。

瑜伽爱情,发一个悠长的呆

这个世界那么多,而她需要的那么少Y

海欣是瑜伽馆的女教练,自学瑜伽近十年,只是因为喜欢。

海欣瘦瘦的,漂亮的童花头,一笑起来脸上有小涡儿,羞涩的模样。谁也看不出她有过短暂的婚史,没有孩子。因为感情的失败才开始接触瑜伽。这也是一种缘分。

她说她曾有一段灰头土脸的岁月,但是过来了。人不都有坎吗?都得过。

学员们来练习时,她总喜欢提前打开音乐,高山流水的爱尔兰风笛,清清淡淡,让大家静下来。在她的世界里,慢下来缓下来进入到一种境界,便是世间的大事了。

几乎都是女学员。绝望主妇和劳累白领占绝大多数。上月的一天,来了一位近四十岁的男学员,海欣奇怪,但没好意思多问。男学员学得认真,姿势不错,有点功底。他不怎么说话,有时望着海欣,出神的样子。

过了一个多月,圣诞节前夕,好友月华电话里说:海欣,跟我去参加一个饭局,打扮漂亮点啊,有重要人物出场。

海欣不置可否,可拗不过月华。她穿上长麻灰衬衣,外罩黑色长袄,脖子上缠绕着青苔绿褶皱长围巾,就这么去了。月华拍着她的肩说:怎么这么素。海欣笑笑:不就一顿饭吗?

去了本市档次较高的上海菜馆,里面很有品,青砖长窗,熨得雪白平整的桌布,灯光的角度让人的脸色温润。

海欣在人多时几乎不太开口。只听月华突然神秘地讲:你们猜我这位朋友做什么的?大家眼睛转向海欣,猜来猜去,都猜不着。只听一男子讲:瑜伽教练。

海欣抬眼看他,似曾相识。月华说:刘处长真是好眼力。刘明笑笑:我去过她的瑜伽馆。海欣惊了一下,抬眼细看:平头,素格灰蓝衬衣,外罩黑色风衣,目光利索温和。是他,那位唯一的男学员。“刘处长大忙人,还有如此雅兴。”一桌人打趣。刘明说:我在部队时非常喜欢运动,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去了印度,有幸结识了那里的瑜伽大师,很受启发。回来就想练一把。没想到,今天真幸运,碰上海欣教练了。

海欣有点害羞地微笑,垂下了头。人和人的相识很偶然,一切自有天意。海欣在她三十岁那年,遇到了刘明。

这个男人在宴席当中,眼睛一直盯着她。她有感觉,红了脸,只能闷头喝酸奶,纤长的手指把玩腕上一只冰白玉镯。这个细节没逃过刘明的眼睛。

日子过得那么快。每天上课,冥想,阅读。对于海欣来说,这一切就是所有。这个世界的信息、地产、股票,所有的狂轰乱炸的资源、争斗与她无关。这个世界那么多,而她需要的那么少。

月色清明,漫山遍野都是今天Y

元旦前一天,意外地接到刘明的电话:海欣,今天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他没说他是谁。海欣却一下听出来了。他们像认识了多年的朋友,一句话就有着难以言说的默契。

海欣居然没犹豫答应了。放下电话,她这才想起晚上有课,忙联系另一位教练调了课。

刘明来接她。海欣又低头,刘明微笑:我带你去一家菜馆,你一定喜欢。那是一家会所制的餐厅,种满翠竹的后院,四壁落地,天顶上也是玻璃,碰巧落了点雨,一切都是有意境的。

一顿饭吃了三个小时。刘明谈起与瑜伽大师在菩提树下长聊喝茶;讲他在庙里凌晨醒来,天空的光影和晨课的音乐声,耳畔的鸟群划过空中;讲他在那里对生死人世有了新的见解;讲他喜欢有瑜伽气的女人,那么静那么好……他几乎一口气讲下来的。

海欣很难想象刘明有这样的一面,不知该用什么话来答。最后,他说:我是个双面人,在你面前,我不知为什么有那么多话讲,平时我话不多。他望着海欣:你知道我对你的印象为什么深?你身上没有钱味儿。海欣使劲闻了闻:真的吗?她居然也有这么放松调皮的一面,在第一次跟她吃饭的男人面前。

她有分寸,但她真的很喜欢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这之前,她对刘明一无所知。后来,月华碰到她,神秘地笑:刘处长对你很有意思啊,席间一直看你,你的好机会来了。月华自然不知刘明已单独约她。她介绍起刘明,说他居高位,却不流俗,还说刘明对易经感兴趣,毛笔字写得很好。

海欣暗笑,这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只是他为什么对她有兴趣?也许只是新鲜。

刘明自然有婚姻。大概,这个年龄的大多数婚姻就是一种亲情,很难说好与不好,细水长流地过日子。刘明曾提起过他的婚姻,说女儿已读大学,妻子病退在家。谈起婚姻,他没有任何隐晦。

刘明很少再约海欣,海欣倒是有了隐隐的期盼。这男人符合她的想象,他们是一类人。她有些看不起自己的期盼。

四月的一天,刘明突然来找海欣,脸色苍白:帮我个忙,我马上要飞海南,妻子生病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陪她,不知你答不答应。海欣意外,但马上点头。

海欣第一次去了刘明家。那是一幢有些年头的房子,有着环形的窗户。家里很简单,刘明的妻子清瘦干净,坐在窗前打点滴。看到海欣,她微笑:刘明说找了个同事来照看我,我说不需要的,只是他放心不下,麻烦了。海欣也微笑,不多言。

照顾刘明妻子打完点滴睡下,她去看刘明的书房,看他写了一半的毛笔字“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书柜里是佛经、易经、禅修的书,还有老版的《红楼梦》。这书房让人恍惚。

海欣在厨房里炖汤,朝西的厨房,光影拉出很长。她打开旧收音机,在播齐豫的老歌《一亩田》,发了一个悠长的呆。汤炖好,安顿刘明妻吃下。

她回去时,天已黯淡,风吹着,有些凉。那天,她没坐车,走了三站路回家。记得月色清明,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一生一世不过如此,人为什么还有挣扎Y

一个月后,海欣发现瑜伽馆的学员增加了很多。

瑜伽馆她与朋友合伙开了很多年,生意不好不坏。她不是有野心的人,把喜欢的事变成职业,能糊口就行。可是,最近好像宾客盈门。她觉得意外。

刘明约吃饭时,随口问了一句:最近有人去办卡吗?海欣说:不少呢,我正纳闷。刘明笑说:上次一个朋友在行业协会上班,我随口推荐了你的瑜伽馆。海欣笑了,这男人帮人还真不露痕迹。

她想了想,扬起头有些调皮地说:无功不受禄,我怎么谢你。刘明笑:小事,你还帮了我大忙,这算什么。饭后,他们在街头分手。海欣散步回家,她在橱窗的玻璃里看到了自己掬满笑的酒窝。

一年过去了,海欣和刘明很少见面。

海欣利用长假去了趟印度。她看到随时随地躺在阳光下、摊开身体睡觉的人们,放松而舒展。没有焦虑和未来,只有当下的幸福。时光的印痕,就是慢慢地看着时间过去。她在恒河边看人们沐浴虔诚的洗礼,光线慢慢隐去,她泪如雨下。

一生一世不过如此,人为什么还有挣扎?

回来后,她给刘明发了短讯:我终于知道你喜欢印度的原因。刘明电话响起:我一直在联系你,我要见你。不容置疑。

刘明带她去了一个茶馆。海欣更瘦了,眼神却亮。刘明望了她很久,说:近段时间太累,想见你。海欣一愣,发现刘明又黑又瘦,状态不好。那天,刘明少见的沉默。

不久,海欣听月华讲了一件意外的事,刘明竞选一个职位,各方面呼声都很高,最后却被删下来了,很受打击。海欣明白了他累的原因。下班时间,他来上海欣的课,坐在那一言不发。这是他的一个放松地,没人会注意他。学员散去,刘明还坐在那里一动未动。海欣心疼了一下,可她怎么安慰他呢。

那天分手时,她对他说:人活在这个世上,十有八九不合人意,但你可以选择一种态度,虽然很难,很抱歉,我不能帮到你。刘明望着她:看到你,我就很放松,这样就好。

一个月后,刘明接到调令,到另一个市挂职当县长,三天后就启程。他等于彻底地离开了这个城市。

有些故事,没有开始,就要结束。对于隐忍的人,时间太长,机会无数,却从不付诸行动。

临走前,刘明见了海欣。他把一张印度瑜伽学院的一月学习券交给海欣,说:这地方不错,你应该去,它属于你。海欣流泪了。

刘明从来不会表露感情,这是唯一的一次。他对海欣说:我能否抱抱你。在暗夜的街头,他们轻轻相拥,那是他们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拥抱。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佳人相约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