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让我搀着你
 更新时间:2024-06-23 18:45:34

无家可归的老爸

让我搀着你

周末一大早,我就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闺女,听说他和后儿子吵架,被后儿子扫地出门了。他要是来找你,你可千万别管他。他现在落到这个地步,是他自作自受。从他离开咱娘儿俩那天起,我就预料他有这么一天。况且,你那儿也住不下……”老妈连珠炮般一口气说了这些,根本不容我插话。

老妈说的“他”,是我的老爸。自从十几年前他们离婚后,我和老妈便私下达成共识:等我成年后,倘若老爸来找我,决不管他。如今,老爸刚刚来我这里四天,消息灵通的老妈就不知道从哪儿获得了消息。说这些时,她一直有些兴灾乐祸。显然,尽管与老爸离婚十几年,对于老爸当初背负着背叛家庭的嫌疑与她离婚,她依然无法释怀。

虽然我刚刚在电话里还“嗯嗯嗯”地答应着老妈,但放下电话,看着正蹲在卫生间清理地板上头发的瘦弱的他,才发现刚刚建立起来的理智的堡垒又顷刻间坍塌。

就在上周,久未联系的老爸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想来看看小外孙女。获得应允后,他支支吾吾地似乎还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两天后,老爸来了,他已满头白发,整个人看上去很瘦弱。因为患了风湿性关节炎,走起路来左腿有些瘸。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并不是像短期离家的人那样只带了简单的行李,而是带来了一只偌大的行李箱,里面换季的衣物一应俱全。一番追问之后,我才得知,因为一些琐事同阿姨的儿子发生争执,老爸被继子赶出家门,已经无家可归了。

没有丝毫犹豫,我当即决定收留老爸。

本来打算让六岁的女儿可可在我们的大床上挤着睡,把她的房间让出来给老爸住,不料到了晚上,因为怕给我们添麻烦,老爸执意要睡沙发。

怕他在沙发上睡不好,在将整个家仔细巡视了一遍后,我发现餐厅的角落还能容得下一张单人床,便决定去买张单人床。

接纳老爸便意味着背叛老妈

新床在又一个周末到来时送到了家。在床上铺好床单,放好枕头后,我让他躺上去试试。他顺从地躺下,“闺女,舒服极了。”他说着,将两只胳膊极放松地舒展开来,脸上洋溢着小孩子那样兴奋的表情。

我读初中时,老爸去学校给我送钱的情景,犹如一张定格在记忆里的老照片,浮现在我的眼前。

同老爸离婚时,好强的老妈一时承受不了婚姻失败带来的打击,她赌气不要他一分钱的抚养费,独自一人养育着我。为此,她毫不客气地将那些张罗着要她再嫁的亲友挡在门外。老爸倒是同一个女人生活在了一起,但对方并不是曾经被老妈怀疑的那个单身女人。为了避免同老妈碰面,老爸便背着她把钱送到我的学校,嘱咐我吃得好一些,并要我瞒着老妈。就这样,我一直心安理得地领受着来自老爸和老妈的双份生活费。从初中到大学那些年,我的零花钱比班里的其他女孩都多。每次给我送钱时,老爸都会把我带到外面的小饭馆,点两道我爱吃的菜,为我解解馋。

正是因为同老爸之间曾经有着那样频繁的互动,虽然在老妈咬牙切齿地诅咒他时,我也答应同他一刀两断,内心里,却怎么也恨他不起来。

虽然我们都竭力瞒着老妈,她还是得知了老爸一直住在我这里的消息。那是在老爸到来的第二十一天,老妈在电话里狠狠骂了我一通。她照例先是讨伐了老爸一番,继而向我哭诉她一个人带我那些年的艰辛与不易,还说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付出,竟换不来母女同心。“闺女,你留着他,是不想让你妈再踏进你家门槛吧?”最后,老妈愤愤地说。为了稳住老妈的情绪,我只好说:“妈,他只是暂时在我这儿待一段,绝不会长住下去。阿姨一直在打电话催他回去呢!”老妈这才停止了哭泣,说:“闺女,你要是说话不算数,把他一直留你家里,就是背叛你妈。你可得好好想清楚……”

“好好好,我听你的……”我只好敷衍老妈。内心里,却觉得老妈过于刻薄。

老爸每天帮我做做买菜、打扫之类的杂事,从家务琐事里一下子解脱出来,我顿感轻松了许多。只是,老爸固执地把他所有的衣服,依旧放在他那只行李箱里。我劝他把衣服放进衣橱,还特地腾空两格衣柜,让他放衣服,他嘴上答应着,却迟迟不肯将衣物放进去。显然,他还在犹豫。

让我搀着你

虽然我竭力不让老妈与老爸碰面,离异十六年的他们,还是在我家狭路相逢了。

秋天的时候,可可在咳嗽了几天后突然高烧不退,被医生诊断为肺炎。住院期间,一手带大可可,一向最疼她的老妈迫不及待地从哥哥家赶来了。

大概是因为心急,来之前,她甚至忘记询问老爸是不是还在我这里。直到来到后,见到老爸。当时我在医院陪可可,老爸在家为可可熬粥。我并不知道十六年未见的他们,见面那一刹那的情景,在内心,我甚至做好了挨骂的准备。然而让我讶异的是,临近中午的时候,老爸和老妈竟一前一后地拎着装着米粥的保温桶来到医院,老妈丝毫没有责备我的意思。

到了中午,我让老爸老妈回去休息,老妈却坚持守在医院陪可可。老爸走后,我悄悄问老妈:“不会生我的气吧?”老妈很快领会到我说的“生气”的意思,“闺女,以前我总想着他曾经对咱娘儿俩无情无义,但今儿个见到他,看他老成这个样子,还瘸着腿,又觉得不应该那样。他同那个女人,其实并没有办理结婚证,如今有了矛盾,今后还怎么相处?”老妈叹了一口气,又说:“对你,他其实还是尽了父亲的责任的。当初为了让你读好些的中学,他四处凑钱……一个人在年轻时犯的错,到老了都应该被原谅。不是吗?”我朝老妈竖了一个大拇指,说:“是啊,老爸其实一向都对我挺好的。”老妈不作声,似乎认同了我的话。

及时的治疗加上我们的精心护理,可可的病情很快得以控制,她出院后,老妈也要走了。她临走时,老爸正好出去溜弯儿了,“闺女,要不就让你爸待你这儿吧,人老了,落到这种地步,身体还有病,看着怪可怜的。”老妈说,过了半晌,又补充道:“你哥说了,我帮他把孩子带大了,以后我老了他养我,你兄妹俩,正好一人负担一个……”

老妈终于放下多年以来对老爸的成见,开始为老爸考虑,这让我很欣慰。

老妈走后的当晚,我将老妈的话转告老爸,老爸又激动又讶异,他说,他知道老妈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内心一直觉得亏欠我们娘儿俩。他还说,这几天,阿姨给他打过几次电话,要他回去。“那你的想法呢?”我问。“闺女,既然你有这份心,你妈也同意了,我自然不想回去啰。”他说。

晚饭后,我刷完碗从厨房出来,见他正从行李箱里拿出自己的衣服,一件件重新叠好,抻平,送进卧室我早就为他腾空的两格柜子里。那一刻,他脸上无比安然。显然,他之前没有把衣服放进去,并不是不想,而是等我和老妈表态。毕竟,对于我们,他是心怀歉疚的。

老爸依旧每天帮我处理一些杂事,他的腿依旧会时不时地疼痛。那天,我下班回来时看到买完菜回来的老爸,他的两只手里都拎着装了蔬菜的塑料袋,每上一级楼梯,便站在那里大口地喘气,后来干脆坐在楼梯上。听见楼下有脚步声,他赶紧起身让路,不料弯腰拎起放在地上的菜时,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原来,因为变天,他的风湿病又发作了。我随即带老爸去医院。医生开了些药,嘱咐他回家好好调养。从医院回来,上楼的时候,尽管我搀扶着他,他仍要不时停下来大口地喘气。“我这把老骨头,真没用……”他似乎有些不甘心地说。“爸,没关系的,以后的日子,就让我一直搀着你。”我说。“都说女儿是爹妈的小棉袄,我现在是真正体会到了。”他说着,眼角溢出泪来。

我知道,那是欣慰的泪水,欣慰在他遭遇新的家庭危机,身体又如此衰弱的时候,还有人陪在他身边。而我,也将会按照医生的嘱咐让他多卧床休息,每天给他做清淡的食物。从身到心,一直悉心地“搀扶”着他。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枫叶与西瓜
下一篇 : 水果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