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情人节恶魔
 更新时间:2022-06-26 04:01:45

白色敞开的水泥大棚里,横七竖八的挤满了人,昏暗的电灯炮在不知何处吹来的风的使唤下,摇曳着,四处散发出只有长期不换洗,才可能发出的霉味。

情人节恶魔

恐惧弥漫在小镇的上空,已经整整三十年了。不知道今年的厄运会降临到谁的头上?这个水泥大棚几乎是伴随着恶魔的降临而建设的,它隶属一家道行很深的道观。因为它的存在,已经让小镇上的人躲过了无数次的劫难。今年还能幸免吗?

门外又传来年轻的声音:“对不起,请开下门好吗?”这时一位年长的老者手握长枪站了起来,嘴里嚷嚷道:“大胆恶魔,别再乱叫,我的枪子弹,可不长眼睛!”门外停了片刻,少时,年轻声音又出来了,只见他说:“对不起,先生,您可能误会了,我们只是迷路的游客,整个镇上,只有这里还亮着灯,所以就过来了!请开下门好吗?”老者迅速走过去,对着门外喊:“把手从门洞里伸进来,别使炸,小心我打爆你的头!”门外伸进了一只很柔和的手,老者小心翼翼的用手去试探手以及手臂的温度,然后对大家点了点头,老者迅速打开了门。

门外,站立着两个年轻人人,一男一女。男女进来了,老者迅速关上铁门,随手指了一个空地说:“坐在那里,别吭声,明白吗?”男女相互看了一眼,就在那块空地上席地坐了起来。背靠背的坐了起来,男人对面是个中年人,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狐臭味,男人不由的皱了下眉头,奇怪的打量着这满屋子的人。

中年男子很憨厚的样子,礼貌的伸出手说:“我叫方圆,是这里的道士,你们夫妻从哪里来?”年轻人也礼貌的回了个笑容说:“我们从城里来!我叫萧天!”他又指着随行的女子说:“她叫善云!”没想到善云回过头对道士说:“我不是他妻子,他也不是我丈夫,请你不要搞错!”方圆尴尬的笑了下,又补充了句:“对不起,原来你们是情侣?”善云再次摇了摇头说:“我们什么都不是!”

道士笑了,感慨的看着这两个城里人,在心里想:“两个什么都不是的年轻男女,居然在这样荒僻的夜晚待在一起!”嘴里自言自语的道:“城里人,就是城里人!”道士正在感慨中,不由得站了起来,他看到善云惨白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的黯黑,一个三角形,那是什么?道士恐惧的退到一边,当恶魔降临的时候,就会在他想带走的人的脸上画上标记,黯黑的三角形。在他的印象中,几乎没有人可以侥幸逃的出恶魔的魔掌。

门“匡当”一声开了,灯也熄灭了。情人节恶魔狞笑着走了进来,他手指向谁?谁就大喊一声,然后慢慢的化成云烟从肉体中飘出来,围到恶魔的身边!一个又一个人慢慢的软了下去,妖魔身边的云烟人形也越聚越多。

老者开枪了,道士也开始做法了。恶魔吼笑道:“自不量力,连阎王爷也降伏不了我,凭你们?”萧天突然站了起来,他高举一本《毛主席语录》大喊道:“杨跃进,你看这是什么?”恶魔向后退了一步,如古铜的眼睛发出绿色的光芒,看着萧天手中的《毛主席语录》,一下子飘了过来,随手夺了去,只见扉页上有清秀的钢笔字写道:“跃进,愿我们在毛主席的光芒下,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携手并进,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恶魔看着萧天,嘴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本语录是从哪里来的???”萧天朗声道:“您可以听我说一个故事吗?”恶魔点了点头。

很多年以前,有个叫跃进的下放知青,认识了一位来自同个地方的下放女知青,那位女知青名字叫思恩。他们在一起共同劳动、共同学习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最后两人还偷尝了禁果。可是思恩同学却让公社主任的儿子看上了,为了把思恩占为己有,他耍手段把思恩送你的《毛主席语录》给弄没了,然后嫁祸给你,用莫须有的罪名,把你定为反革命!而已经怀你骨肉的思恩也被迫嫁给了公社主任的儿子,可是思恩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她委身于那个男人,是因为他希望那个男人可以高抬贵手,放你一条生路,思恩曾对你说:“我们既然不可以成为夫妻,至少我们可以成为情人!在西方二月十四号有情人之间的节日,就让我们每年的这天相会一次吧!”可是在三十年前的今天,你们在相会的时候,被那个男人发现了,你为了思恩母女不至于日子太难过,于是你自杀了!但是你的怨气难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变成一个嗜人命如儿戏的恶魔!

恶魔,头摇了一下,突然又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你怎么知道的这样详细!?”萧天答:“我是您的女婿,这一切都是你的女儿告诉我的,我以为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因为对于鬼神的事情,我总是怀疑的!为此,我还把您的女儿送到精神病院,可是,我是爱她的,所以我相信她一次,来到了这里!”

恶魔四处搜索了一下,眼光停留在善云的身上,他轻轻的挥了几下,善云逐渐恢复成正常的样子。善云看了一眼萧天,又看了一眼恶魔,眼圈一红,跪了下来,嘴中喊道:“爸爸,一切都结束了,您放过这些无辜的人吧!”恶慢慢的靠近善云,用粗糟的手抚摩着善云的脸庞,又试图擦掉善云脸上的泪水,又一指萧天:“你……过来!”萧天过来了。他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你要……好好的待她,我……我走了!”

一阵风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天也亮了,刚才软下去的人,也一个个的清醒了……

善云也从那个噩梦中醒了,她兴奋的喊着萧天,萧天递上一杯牛奶,爱惜的问:“又做噩梦了?”她幸福的看了一眼萧天说:“我原谅你了!我在梦中还看到了我爸爸……”萧天搂住她说:“是的,这一切都过去了,这个噩梦将永远不会再出现!”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737j.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737j.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7